高珣哈哈一笑。“这算什么问题?不雅不是错,难道雅才是错?”

    曹苗冷笑一声,伸手一指围观的吃瓜群众。“难道他们不读书,不识字,不知风雅,就是不懂道理,说的做的都是错的?”

    “这……”高珣愕然,一时语塞。他平时往来的都是文人雅士,自然什么都以雅为上,不雅就是错。此刻也没多想,张口就来,却忘了这里不是平常与同道往来,而是当街与曹苗辩难,围观的人中绝大多数都是目不识丁的庶民,就算识几个字,也和雅搭不上边。

    如果还持不雅就是不对的标准,岂不是说所有人都是错的?那得罪的人可就多了。

    果然,曹苗话音未落,吃瓜群众们的眼神就变了,一个个目光不善的盯着高珣,看他如何作答。这些膏粱子弟,平日里不劳而获,吞食我们的血肉,还看不起我们?

    高珣有些后悔。今天不仅挑错了时间,还挑错了地点,纯属自找没趣。

    高珣心生退意,盘算着怎么离开,目光一扫,却发现一个执戟飞奔而来,远处有一群校事正从里门走出,中间押着几个人,还有两辆车,站在门外的执戟上前阻拦,却被校事们强行冲开,顿时后悔莫及。

    上当了!曹苗就是故意找事,拖着他,不让他去增援执戟们。

    执戟奔到高珣面前,低声说道:“高丞,尹模他们抓了人,我们人手不够,拦不住他们。李都尉请你带领缇骑,立刻增援。”

    高珣连连点头,大声喝道:“缇骑,随我来。”

    缇骑们齐声应喝,拨转马头,准备增援。

    “等等。”曹苗一声断喝。“还没完呢,你不能走。”

    “我有公务在身。”高珣色厉色荏,缩回车中。“王子,纵使你身份贵重,也不能阻拦公务,否则律法无情,只怕你误人误己,后悔莫及。”

    曹苗大笑。“论道而已,你何必用律法来吓人?刚才你让我认错,怎么不提公务,不提律法?你叔叔是廷尉卿,你搬出律法来,我岂不是只能甘拜下风?”

    高珣打开车窗,露出阴沉的脸,厉声道:“家叔为廷尉卿,执法公正,人所皆知。我虽不才,也没有狐假虎威的习惯。请王子慎言,不要无礼取闹。”

    “你叔叔是不是执法公正,暂且存而不论。你狐假虎威,却是事实,只是不知道这个虎是哪只虎。”曹苗催马上前,将手从车窗里伸了进去,一把抓住高珣的衣领,硬生生将他从车窗里拽了出来。高珣虽然不算胖,却也不是从车窗里钻得出来的,被曹苗生拉硬拽,卡在车窗里,疼得嗷嗷直叫。

    缇骑们纷纷上前,打算解救高珣,却被阿虎等人两边截住,近身不得。

    曹苗伸出一只脚,抵住车厢,单臂用力,硬是撑坏了车窗,将高珣强行拽了出来,扔在地上。

    “想走也可以,认错!”

    高珣的冠被车窗碰掉了,头发也散了,两边的耳朵除些被车窗的框刮下来,肩膀、手臂更是被扯破了衣服,刮破了皮肉,青一道紫一道,还流了血,狼狈之极。他恨得咬牙切齿,纵身跃起,向曹苗扑了过去。

    “疯子,我和你拼了。”

    青桃侧身下马,横行一步,挡住高珣去路,双拳如穿花蝴蝶,雨点般的落在高珣面门和胸口,打得高珣晕头转向,站不住脚跟,连连后退,直到双腿一软,跪倒在地,满脸是血。

    青桃毫不留手,双拳如****,继续猛击高珣,大有叶宗师痛打日本军官的风范。

    高珣虽是男子,却不是青桃的对手,全无还手之力,被打得身体后仰,如折断的蒲柳,奄奄一息。

    “青桃,住手!”曹苗及时叫停。“别打坏了高八达。”

    “喏。”青桃收式,又唾了一口,义正辞严地说道:“堂堂名士,竟敢当街行刺王子,真是目无法纪。若非王子宽容,今日就送你去廷尉寺,看看高廷尉如何处置你这个不孝子孙。”

    众人目瞪口呆。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从高珣被曹苗从车里硬拽出来,再到高珣被青桃打翻在地,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连缇骑都看傻了。

    曹苗身边的几个人中,阿虎杀气腾腾,明显是高手,知书、如画两个胡姬也有武器在身,显然是有武艺的。可是谁也没想到青桃一个沉默寡言的小侍女居然出手也这么狠,这么快,一阵快拳,直接将高珣打成一摊烂泥。

    这是什么神仙组合?雍丘王府藏龙卧虎,这么多高手?

    曹苗坐在马背上,看得清楚,尹模等人已经押着钟泰、钟夫人,突破了执戟的阻拦,扬长而去,也没心思和高珣折腾了。量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当街抢劫校事的犯人。

    “走了,回府。”

    曹苗拨转马头,转身离开。阿虎、青桃等人纷纷跟上。青桃再一次让无数人跌碎了下巴。面对高大的辽东战马,她身轻如燕,纵身一跃便上了马背,身手之灵活,不仅吃瓜群众们看得傻了眼,就连经常骑马的缇骑们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听得身后一片惊呼声,曹苗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青桃炫技。他勒住缰绳,放慢脚步,等青桃赶来,并肩而行。

    “青桃啊,咱能不能低调点?”

    青桃刚刚打得过瘾,脸色绯红,虽然被曹苗批评了,心情还是大好。“王子教训得是,婢子放肆了。刚才打得手滑,忘了王子的教训。”

    “嗯,你要记住。你习武是为了防备意外,不是为了打人。打人的事有阿虎他们就行了。”曹苗抓过青桃的手,见她拳背都打破了,心疼不已。“你看,这么不小心,铁指扣也没戴,手打破了吧。”

    青桃被曹苗握着手,心跳加速,脸上更红,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王……王子,婢……婢子知道了。下次一定戴上……什么,铁指扣?那不是……要打死人?”

    “都说了嘛,是防备意外。既是意外,自然是你死我活,胜负只有一瞬间。这时候不用铁指扣,什么时候用?铁指扣又不是戒指,戴着好看。”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大魏影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庄不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庄不周并收藏大魏影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