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去理会那抬着一张罗汉床却大叫着是李白《静夜思》中那张床的中年,接下去的时间里,

    周明落才陪着毕老走进街边一家家店铺。

    或看或赏,整个人都沉溺在了古玩的世界中,整个过程里周明落也是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学识渊博,家具行列基本可分为床榻、椅凳、桌案、屏几以及其他杂项,每一种又都有着详细的分类。

    比如床就可以分为塌、罗汉床、架子床、拔步床等,这么多分类,毕老几乎都可以详细的讲出其起源,历史因由,而且他的讲解并不沉闷,往往还掺杂着一些比较有趣的故事来润色,听的周明落津津有味。

    不止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详细了解了不少家具知识,更是对家具的造诣也有明显的提高。

    他以前也并不是完全不懂,关于家具材质辨认,他都是比较清楚的,另外就是辨伪之类的手段也略通几成,现在有了毕老的指点,外加还有【觅文符】可以断定材质年代,周明落的收获真不可谓不大。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度过,周明落还亲眼看着毕老在古玩城捡了一个漏。

    一件明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造型很是简约,却韵味十足。

    捡到那个漏之后,毕老心情也越发开怀起来,而在见到周明落一副认真好学的模样后,更是特意向他推荐了几本关于家具收藏方面的书籍。

    好在南古玩城本就囊括了一个书城,所以几乎是在闲逛的过程中周明落就买齐了所需的书籍。也是直到午饭过后,又在古玩城溜达了几个小时,毕老才略微显出了一丝倦意,而后就被周明落送着回了酒店。

    在临走之前,毕老才说他明天就要离开临川了,这倒让周明落心下升起一股大大的遗憾,他也真恨不得多跟在对方身前学点知识。

    不过他也没有强求,因为他知道两人其实关系不深,自己不过是因为那件青花地砖让对方老怀大嫩,所以才指点了自己一次罢了。

    这样的机会能把握住就把握,一旦要结束时,也万万不能强求。

    告别毕老回到北环小区,周明落先是去看了看秀姨,跟着才又返回自己家中开始回味起了一天的所得,等回味的差不多了,就拿出白天买来的书籍开始阅读。

    他知道自己根基浅,自己不止是真的喜欢古玩这一行,喜欢这里面检漏的刺激,一样沉迷于各式各样的古玩中蕴含的人文历史荟萃,现在更需要真正的古玩去壮大黄皮书,所以他就必须要努力。

    只有通过不断的努力学习,不断的吸收各种知识,让自己变得博学,才能做到自己想做的一切。

    …………

    第二天。

    阳光普照大地,干净的玻璃窗内,一条长长的身影四平八叉的瘫在床上酣睡,似乎一点都没留意到阳光的刺眼,就在一片宁静的氛围中,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才蓦地在空旷的房内响起。

    手机足足响了半分钟,一直毫无动静的身影才蓦地一动,跟着就伸手去抓手机。

    当接通那一刻,从对面就响起一道略带沙哑的声线。

    “喂,你是周明落?”

    “恩,你是?”大脑依旧昏昏沉沉,周明落昨夜一直看书看到凌晨一点,然后又花了几个小时半睡半醒的重新画出新一天的【觅文符】和【金刚符】。

    所以哪怕一直休息到现在,他依旧很困。

    “啊,真的是你,我是杨丹,还记得我不?”当周明落恩过之后,手机对面的声线才立刻变得惊喜起来。

    而这句话亦让周明落一顿,所有的睡意瞬时清醒了小半,杨丹?

    “杨丹?是你?”确认那声音的确有些熟悉,好像就是记忆中杨丹的声线时,周明落才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更是充满惊讶的道。

    “是啊,呵呵,听说你在新川?我也在新川呢。”

    对面再次传来一阵浅笑,很轻松的笑声,更瞬间勾起了周明落无数回忆。

    杨丹是他以前的老同学。说起来两人的同学关系可真不浅了,从小学一年级就认识了。

    他的老家在中合省平原深处的农村,那个时候就是三四个村庄组成一个大队,一个大队才有一座小学,一个乡镇基本也只有一两个中学,然后一个县城的高中就多了,不过通常也就三四个左右。

    周明落和杨丹就是一个大队的,邻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因为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直到小学毕业都是同班,还有一两年坐过一阵子同桌,到了初中因为班级多了倒是没曾同班过,不过高中又考进了同一所学校,更在高三时又分到一个班级,那时候关系也很不错。但周明落在高三只上了一大半就辍学了,高考都没参加,以后也就没了联系。

    他当年的辍学很突然,是被学校开除的。

    人都有叛逆的时候,周明落在青春期时也不例外,高中以前他的成绩一直很好,但自从进了县城读高中后就变坏了,这种变坏并不是指的其他方面,只是不喜欢学习了,成天上课哪怕无所事事也不想去学习,成绩一路下滑。在班上经常都是倒数,偶尔还会跟着班上几个老**抽根烟玩玩,他没烟瘾,但当时就是觉得那样子很酷。

    倒霉的是高三有次课外活动躲在集体宿舍抽烟,有个老**抽过烟之后没弄干净烟灰,把下铺一个同学的被子烧了,直到上课后寝室发生大火才被人知道,结果那次课外活动所有参加抽烟的四个男生包括他在内全部被直接开除。

    但悲剧的是,后来四人里只有他一直没能再进入校门,其他三个经过家里打点之后全都又回到了校园,只有他害的父亲天天在县城和老家之间穿梭,几乎跑断了腿也没能再把它送进去,当时也是不忍继续看着父亲那么狼狈,他才彻底决定辍学的。

    那段时间,周明落记忆很深,更是开始变得成熟起来,而后在家闲了大半年时间之后,就独自一人来了外地打工。

    也是那段岁月的成长,让他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所以在面对新的学习机会时他总是会加倍珍惜,加倍努力。

    不过他实在没想到杨丹会突然给他打电话,更没想到对方竟然也在新川。

    但这也不算离谱,他们老家那一带的青年男女,一旦辍学或毕业之后十个里面几乎有七八个都是来了南方沿海打工,更也大多都是广州、东莞、新川这几个城市。

    在周明落记忆中,杨丹是很漂亮的,除了声音有些沙哑,不太好听之外,高三时就已经发育的很好了,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身材苗条,虽然出身农村,肌肤也不算白,脸上还有着几点雀斑,但那张脸却很出众,曾经迷倒了高中校园内一大把小男生,他还记得那时候宿舍里曾经有两位数的男生让他转交写给杨丹的情书。

    因为当时很多人都知道周明落和杨丹曾经是小学同桌,比较谈得来。

    “呵,你也在新川?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勾起大把的回忆,周明落的睡意彻底消散,略一思索,他也大致明白了对方怎么会有他的手机号码,现代是信息高度爆炸的发达时代,就算是农村也有了互联网,他们村子里几个孩子都搞过一个q群,里面几十个人全是周围三四个村子里的青年男女,他也在。

    虽然平时很少上网,但如果杨丹也在哪个群,随便逮个人问下估计都能问出来他的手机号。

    不过想明白了这点,并不表示他不疑惑,这都三四年没见了,对方竟然还能找出他的号码来?难道……一时间,想起记忆中那个漂亮身影,周明落忍不住就有些胡思乱想。

    (ps:马上又是新的一周了,符宝也有六七万字了,跪求收藏,推荐。)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