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老弟,周老弟,请!”

    泰和行三楼,一间库房模样的房间前,王锋芒推开大门,随后就笑着请两人入内。

    进去以后,周明落才发现库房并不大,只有三四十平米的样子,整个房间透气性也很好,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把整个房间照的纤毫毕现。

    房间两侧是两排货架,上面依次摆放着或大或小,造型各异的石块,左侧货架上的石块大多都有切割或摩擦痕迹,露出一块块绿色,右边货架上的石块倒基本都是完整的。

    “这边是半赌毛料,这边是全赌毛料,两位老弟看上哪个就开口,周老底,你虽然是第一次来,不过任老弟可是熟人,应该知道我这里可是童叟无欺,尽管放心。好了,任老弟,你先在这里选原石,我这就去通知其他的熟客,要不是关照你,我可早就一起通知了。”王锋芒再次一笑,指着左右两边货架说了一句,就向外走去。

    他说的童叟无欺,主要是指的这些毛料全是来路很正,不会有以次充好的假货。

    在现代这个年月,哪怕是赌石也有弄虚作假的,有的人会造一些假的皮壳,将次料,废石头黏上一些优质翡翠皮壳,有的人会造假开口,在无色、水头差的低档赌石上切小口黏贴高翠薄片等等。

    这一点王锋芒倒是可以拍胸口保证,自己绝不会做那种下作的事。

    而他的话亦让任立恒连连点头,虽然他以前在这里赔了不少钱,不过还是可以保证这里的毛料都是货真价实。

    换了一般作假的毛料,那些黑心老板也不敢放在这么充沛的日光下让别人赌石的,而往往都会选择光线昏暗的地带。

    “明落,走去看看,王哥可是和缅甸那边有关系,这些毛料应该都是从那边直接运来的,说不定就能让我们碰到好料子,来个大涨。”

    任立恒拍了拍周明落肩头,随后就充满希冀的走向一侧的半赌毛料。

    珠宝市场上的优质翡翠大多来自缅甸,虽然全世界出产翡翠的国家并不是只有缅甸一个,其他像危地马拉、日本、美国、哈萨克斯坦等地也有产出,但那些国家的翡翠却很少达到宝石级,大多只是雕刻的工艺原料,所以目前市场上的商业品级翡翠95%以上都是来自缅甸。

    正宗从缅甸出产的毛料,才会具有较大的下赌价值。

    而且任立恒更知道王锋芒的这些毛料,大多都是老子缅甸十大场口,场口,指的就是那些名坑名矿,场口好,可赌性才更高。

    当然,因为是名坑所出,这里的毛料价值一样不低。

    大大小小,整个房内约有一百多块毛料,半赌、全赌大致均分,招呼了一声周明落后,任立恒就自己率先看起了第一块半赌毛料。

    半赌毛料,指的就是一块完好的原石,被切开一块,叫做开窗,或者打磨一些表皮,叫擦石,通过这种手段让毛料露出绿来,只要出绿,就证明这石头里有翡翠,然后买家需要赌的就是翡翠的大小,品级。

    摆在货架上的第一块半赌毛料,约有三十公分高,三十多公分长宽,而这毛料的切口就在右上角。

    很明显任立恒是懂赌石的,直接就指着那毛料对周明落道,“这块毛料猛一看还行,一般的毛料都是越靠近中心翡翠种色越好,这块毛料竟然在边角就出绿了,应该可以试试。”

    当然,他所依据的判断可不止是这一点,“你看,这块毛料表皮有颟,更伴有松花,而且已经出绿了,赌涨的可能性很大啊。”

    因为王锋芒已经离开,此时的库房内只剩下他和周明落两人,所以哪怕他看好一块毛料,也不需要任何顾忌,而是很直白的向周明落讲解。

    颟是缅语,意味潜在的事物。

    松花,则是指能对赌石起到分析判断作用的绿色堆积物。

    翡翠原石体表有颟的出现,颟下就可能出现高绿,当然,若是只有颟而无松花相伴,则皮下的绿色则多浅淡而不浓艳,即便有翡翠也是品级较低,若是颟伴松花,那不止可能有翡翠,更可能是高绿,品级相当不错的翡翠。

    赌石,虽然大部分是要看运气,不过也是需要一定的经验的。

    判断一块毛料是否可赌,主要就是从颟、松花、癣、绺裂、枯等方面辨别。

    其中癣指的是翡翠皮壳上一种形态不一的黑蓝色物质,对翡翠的绿色有侵害作用,癣在皮壳上有层次,有走向,或是一片,一条,或者一点点分布,对块体内部有重大影响。

    而绺裂则是指的裂痕,按照行话讲,大得称裂,小的称绺,一样可以判断是否侵害到表皮下的玉石。

    再至于枯,则是类似一种燃烧过的木柴样子,或灰或黑或褐色,主要是绿色在过渡期分解出来的杂质,业界内还有一种说法,叫做有枯就有色,若是一个毛料上出现枯,则可赌性就非常强。

    眼下这一块毛料,不止有颟、有松花,更是癣、绺裂具备。

    等任立恒带着一丝欣喜看向背面时,当场就皱了眉,因为只从前面看,这毛料可赌性很强,不过在其背面却有大片的癣,更有一条长约十公分的大裂,从外直入深处,几乎占了毛料三分之一的宽度。

    依照他的判断,就算这毛料内真的有绿,而且是高绿,但恐怕也会被破坏的差不多了。

    “算了,还是看下一块。”很是悻悻的低语一声,任立恒才又走向下一块半赌毛料。

    不过在他踏步前行中,周明落却没有立刻起身,而是唤了一道【觅文符】没入体内,他倒也真想看看自己的【觅文符】是否可以看穿石块,瞬间过后,等【觅文符】发挥功效,前方的那块毛料立刻就像是透明一样落入了他的眼底。

    这立刻让周明落大喜,真的可以,在他的注视下,这块表象好坏参半的毛料内里的一切都像是透明玻璃一样清晰呈现在了眼底。

    也只是一眼,周明落就发现这块毛料内的翡翠,还真是如任立恒所说,虽然有一块瓷碗大小的绿色翡翠,不过其绿色并不是多么纯净,很驳杂不说,透明度也几乎没有。

    周明落不算对玉石一无所知,他清楚知道翡翠种大致可以分为九级,一级老坑种,亦可称为玻璃种,是翡翠中的极品,可遇而不可求,其次则是二级冰种、三级芙蓉种、四级金丝种、五级干青种、六级花青种,七级豆种、八级油青种、九级马牙种。

    前些年一部《疯狂的石头》让很多国人都认识了翡翠的价值,这电影里一句“老坑翡翠”,指的就是老坑种,也就是玻璃种,一个不足掌心大小的玻璃种翡翠就可以盘活一个厂子,这就是老坑玻璃种的价值。

    但这一块翡翠,其表现却基本就和七级豆种差不多,透明度很低,颗粒粗大,是低档品种,就算它的块头不小,可也根本不值几个钱。估计远远都没有这原石的价格高,谁要是真的赌了,可就是赔惨了。

    “看来任立恒输得多了,却也积累了一定的赌石经验,多少也能判断出毛料的好坏了,怪不得只带了我就敢杀过来赌石。”

    嘴角闪过一丝轻笑,周明落就踏步走向第二块毛料,虽然他知道赌石也需要一定的基础知识累积,不过更知道赌石靠的是三分能力,七分运气,运气的成分更大一些。

    当然这对别人是运气,对他就完全不是了,有了【觅文符】,一眼下去任何一块毛料究竟有没有翡翠,以及翡翠的品级他都能大致判断出来,这完全就是捡钱。

    (ps: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推荐~)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