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怀秀一直都拿周明落当亲人一样看待,此刻真的见到对方出息了,已经坐拥大量身价,她那种欣慰的快感却比对方为她拿回这家店更强烈的多。

    不过拿着玉器店的产权证明,她却又一阵不敢接受,毕竟这可是价值上百万的东西,就算她没拿周明落当外人,也真不敢轻易收下,“小落……”

    “秀姨,当初刚来新川的时候要不是你和方叔帮我,我连立足之地都没有,这几年你们也一直拿我当……”知道对方要拒绝,周明落打断杨怀秀的话,很是真诚的讲出了心底话,他一样是拿对方当自己的亲人看待的。

    不论如何,他都不会让杨怀秀拒收这间店的,就这么推让了好久,实在拒绝不下杨怀秀才苦笑着收下了产权证明,不过这苦笑也只是一闪即逝,随后她那一张原本因为方叔同入狱,而经常深埋着忧愁和痛苦的脸庞才再次重新绽放出了真正的笑容。

    这笑,不止是因为她看到了周明落的出息而开怀,更有知道方叔同在监狱里得到照拂而开怀,可不是么,现在平原监狱的副监狱长就坐在对面,看样子和周明落关系极好,哪怕连堂堂新川市市长也坐在这里,她能不放心么?

    接下去的一顿饭,除了凌玉整个人偶尔还显得有些尴尬和拘束外,饭桌上其他人都是吃的极为放松,开心。

    饭后陈狱长和杨怀军、凌玉都是相继离去,反倒是黄兴然在知道等下子周明落两人要去玉器店时,竟然也要跟去看看。

    “周老弟,你家玉器店就要开张了,我这做老哥自然要去捧捧场,不过玉器首饰我可不懂,到时候你可别宰我就是了。”站在青香饭店大门外,黄兴然直接浅笑着道。

    实际上在刚才听说黄兴然要跟着一起去玉器店看看时,其他几人心底下可都是不想走的,他们都是体制内的,能跟市长大人多待一会谁不想啊?

    但凌玉等人还是走了,因为凌玉脸皮还没厚到程度,之前她留下时并没想到黄兴然会跟看来,那吃饭时还好说,总不能见市长就走,不过这一顿饭她也吃的极为压抑,根本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周明路或者杨怀秀偶尔提一句那四万块的事,那她可就丢脸丢到市长家了,这后果她可承受不起。

    凌玉一走,大包小包的东西杨怀军自是要送行,而陈狱长则是接了一个电话不得不离开,看得出老陈同志离开时都恨不得把手机给摔了。

    随着黄兴然的笑语,周明落亦是浅笑起来,杨怀秀更是急忙摆手道,“不会,不会,兴然能去那可是我们的荣幸。”

    她这也是在刚才吃饭时应黄兴然的强烈要求才这么撞着胆子叫的,不过哪怕到现在,杨怀秀一样有些忐忑。

    “冲嫂子这句话,今天我可得多买几件才行。”黄兴然再次笑笑,随后就看了前方一眼,“既然玉器店离这里不远,那我也不开车了,咱们步行过去吧。”

    上午时周明落才把店面布置妥当,中午约得杨怀秀来吃饭,准备就是在吃饭时把玉器店的产权证明给她,然后下午时带她过去看看,吃饭的地点就和玉器一条街紧挨着,这青香饭店距离玉器店不足五十米,当然没了开车的必要。

    三人随后边聊边走,几分钟后就来到了一家临街的小店前方。

    “紫玉轩”就是小店的名字,在临街一楼的小门面,只有二三十平方大小,透过临街的玻璃门,可以清晰看到店内几张整洁的玻璃柜台内摆放着一个个玉器饰品。

    周明落交给杨怀秀的不止有玉器店的产权证明,还有钥匙。

    在杨怀秀笑着上前开门时,黄兴然倒是拿出一根烟递给周明落,等周明落摆手后他才笑道,“还是不抽烟好啊,对身体好,不过我现在可就是老烟枪了,一天得两包打底儿,逢会议多的时候,三包都下不来。”点上烟深吸一口,在烟雾缭绕之际,黄兴然的眼中却蓦地多出了一丝兴冇奋,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要和周明落结交,拉深关系的话,眼前就有一个大好的机会。

    在刚才吃饭时他清楚得知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杨怀秀的丈夫如今在坐牢,这也是陈宏和周明落扯上关系的原因,而他更在刚才清楚发现了周明落的为人,那就是重情义,以前方叔同和杨怀秀帮过他,如今的周明落基本是十倍百倍的回报,更是完全把方叔同夫妻当成了自己人。

    这样的人,如果自己能帮对方把方叔同从监狱里拉出来,那后果……

    不过黄兴然的兴冇奋隐藏的很深,这点城府他还是有的,刚才在饭桌上时周明落等人并没有多聊这件事,他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方叔同在坐牢而已。

    所以他已经下定主意,等给杨怀秀的玉器店捧过场后,立刻就回去让人调查事情的整个经过,到时候只要方叔同不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他就一定要把对方拉出来,为此哪怕违反一点原则也是可以的。

    可另一方面他也有些无奈,因为周明落并没有给他详细解释方叔同为什么坐牢,也没有找他帮忙,这真的让他很无奈,说明小周同志还是拿他当外人嘛。

    甚至想到这里黄兴然都觉得有些可笑,以前有多少人想巴结自己,请自己帮忙,或者只是沾沾自己的名头就行,自己当时却是不厌其烦,对那些人根本不屑一顾,没想到有一天他会为了有人不找自己帮忙而吃味,心里不舒服,这也未免太搞笑了。

    不过他却并不知道周明落不是没想过请他帮忙,自从在救治了宋老之后,他真的想过请黄兴然出力解救下方叔同,但一来这样做有辖恩图报的意思,再则周明落清楚知道方叔同是被时亮陷害的,时亮的父亲又是市委书冇记,他还真怕黄兴然帮不起这个忙,毕竟虽然在机关内很多人都知道黄兴然的来历,是京城黄家的三代子弟,但周明落不知道这些啊,他只知道一般的市长只是胳膊,市委书冇记才是大腿,那位时书冇记更已经在新川连任两届市委书冇记,根深蒂固,黄兴然才是刚来十几天的新人,未必真能帮的上忙。

    所以从头到尾他才没有提这件事。

    这若是被黄兴然知道,对方竟然是怕自己没能力帮忙的话,恐怕会直接气的翻白眼的,难道自己堂堂市长,黄老爷子的长孙,还斗不过一个市委书冇记家的纨绔子弟?

    “兴然,小落,进来吧。”也就在这时,前方的杨怀秀也终于打开了店门,看着以前用心经营多年的店面再次回到自己手中,杨怀秀还真是发自肺腑的欣喜。

    “行。”周明落和黄兴然也同时笑着点头,踏步就向前走去。

    可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却蓦地后方响起,“慢着,周先生,杨老板,这家店,我不能租给你们了。”

    “什么?”一句话,正在微笑的三人都是一惊,急急转身望去,跟着就见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一脸尴尬的走来,目光也有些躲闪,却正是这家玉器店的房东。

    这家玉器店的店面只是租来的,以前几年是,之前周明落办理手续时也是如此,周明落更是一次交了一年的租金,其他的钱才是花在买玉器首饰上。

    当初周明落虽然想直接买下来,可惜人家根本不卖,只租,一说到买下,那边开的就是天价,他也暂时没了买下的念头。房东也不傻,繁华市区的临街店铺,新川又是国内的一线城市,留着租房子每年房租都能收几十万,溪水长流,哪会傻得一次卖掉?

    “杨叔,你开什么玩笑?咱们的租约才签了几天?为什么不能继续租给我们了?”

    “是啊,杨老板,这合约上可是写明铺子明年才到期,租金我们已经交了一年,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再说咱们之前也合作过四五年了,你怎么能这样?”

    惊讶中,周明落和杨怀秀都是开口反问,杨怀秀还扬了扬手中的租约。

    面对这质疑,杨姓中年却只是无奈的摇头,目光也更加躲闪起来,“哎,杨老板,周先生,我这也是没办,总之这家店是不能在租给你们了,违约金我出了就是。”

    他也是无奈,并不想做这个恶人,关键是不得不去做,更是在得知周明落把店面的一切都布置妥当后,一直盯在这等着人家回来的。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