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这简直就是奇迹!”

    “是啊,竟然是真的,真的像是传说中那样,可以让海水淡化,浊水化为甘甜,这水,真的是甘甜无比,美味啊!”

    “啧啧,定水带,谁能一辈子拣这么一次漏,就再无遗憾了。”

    “天啊,明落,你简直太给力了,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你碰到了!”

    半山别墅,周宅。

    宽敞的客厅里,正中央大大的玻璃桌上摆着一盆清水,清水底部是一层细细的食盐结晶,而在玻璃桌附近则一连站着多道身影。

    黄晶晶、任重山、任立恒,张笑扬,曲涛,周明落。

    六个人都在轮流做着同一件事,那就是逐一用杯子盛一杯清水灌进肚子里,随后就充满惊叹的看着放在玻璃桌上的那根管子。

    而除了周明落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边看那根破管子,一边颇为嫉妒羡慕的看向周明落。

    现在已经到了傍晚,最快接到消息的一批人都已经赶了过来,都想亲眼见证定水带的神奇,而最初众人刚来时几乎都是一脸的将信将疑,直到再次拿定水带做了一次实验,这才折服了所有人。

    这是奇迹,不过却也在普通人能接受的范围,毕竟不就是让海水淡化,原本融进水里的食盐重新结晶么?现代人也可以做到的。

    另外可以让原本的水变得甘甜无比,现代人一样可以做到。

    只是规代很少有人能做的这么轻松这么,这简直就是化田多年前的奇迹,也彻底打破了在场众人对于l四多年前的古中国的印象,那时候的人竟然就能制造出定水带这样的集贝简直不可思议。

    同样的,对于能只糠牺块钱就能买到这样神器的周明落,同样让其他人无语的厉害,尼玛这可是神器啊,见证着大禹时代的奇迹,见证着中国历史的辉煌文明,别说是‘曲块了,之前有人出价劲乙上百亿那还是低了,这绝对是无价之宝,根本无用金钱来衡量的。

    如果嫉妒能杀人的,恐怕周明落此刻已经被杀死了。加一次了。

    现在已经到了傍晚,周明落也从吴东洪那里回到了自己的宅院,在吴家那里,哪怕面对刘演波所开出的二十亿天价,周明落依旧是毫不犹豫的摇头。

    虽然当时在场的其他人也都被这管子的惊人价值震得不轻,更是每个人的欲儵火都达到了人类的极限,不过最终这管子还是被周明落平平稳稳的带回了家,毕竟曲涛几人都是警儵察,哪怕这几位警儵察也是贪婪之心大盛,可总是明白周明落的能量,外加要他们放弃如今的地位和家庭抢夺这管子,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所以最终根本没人真的雳出有掩宝的念头,而在曲局长等人护送着周明落回家时,还在半路就遇刚了带队而来的张笑扬。

    一下子出动了三四辆警车开道,十多个干练的**保护,让周明落毫无阻碍的到了家里。

    但这也让周明落郁闷的一塌糊涂,他知道曲涛向张笑扬汇报的事,虽然有心阻止,因为他不想闹的太多人知道,可曲涛却是职责所在,因为这是最顶级的国宝啊,若是他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又有警儵察在一侧守护,万一出了一点意外,那可就会让整个新川公儵安系统都面临极大的窘境啊。

    他不汇报都不行!

    现在的周宅大院里至少就有十名**在游荡着呢,小棕熊更被他早一步送到了楼上,严令小家伙不能下楼不能闹儵事。

    这一切让周明落是既兴奋又郁闷的一塌糊涂。

    兴奋不用说,能检漏检到定水带这样的神物恐怕是个玩收藏的人都会兴奋,可郁闷也是理所当然的,他不想太张扬,可恐怕如今这件事已经不能是他控制的了,肯定在以火速向外传播。

    毕竟当时他从来没想过这破管子会是传说中的神器定水带啊。

    如果他一早就知道的话根本不会让刘演波多看那一眼。

    但他毕竟不知道,在刘演波观玩定水带前这玩意上的人文之火还是原始状态,只有火柴焰那么大,人家开口想借来看看他能拒绝?就算当时拒绝,以后为了得知这玩意的底细他一样要请别人掌眼的。

    这简直就是个天大的意外。

    就算是这玩意的人文之火大放光芒之后,他也以为只是诸如汝窑瓷或者元青花之类的古董而已,那些东西就算贵重,可一样是被不少大收藏家们收藏过的,他就算检的一个同量级的也没什么,加上自己也好奇所以才同意了做那个实验,可结果却明妾有些超出控制了。

    看看吧,这才多大一会就跑来了好几个要见证定水带神奇的人,恐怕以后慕名而来的人只会更多。

    而说起来从吴东洪那个耿直的家伙手里检到这么一个大漏,价格还如此便宜,周明落多多少少心理有些过意不去。

    当然这是实打实的明买明卖没有一点欺骗性质,谁也不亏欠谁的,玩古董就是这样,你自己不知道一件东西的价值愿意贱卖出去,就是事后知道了真相去后悔也没用的。

    想想定水带在吴东洪那里竟然是被仍在床底下,就足以让人汗颜了。

    关键是吴东洪性子比较耿直而且看上去生活还有些难处,周明落才会有些心下不忍,不过他也不可能再把东西还给对方的。

    但在离开之前周明落还是顺手帮了吴东洪一把,那把原先被刘演波看乒的青铜剑他本没有打算去枪,可是刘演波在见了定水带之后却再没了购儵买青铜剑的欲儵望,说的也是,玩了半辈子青铜器的人突然见到定水带这样的青铜神器,哪里还会对普通的青铜器感兴趣?

    那把剑最后刘演波直接是弃之如履,更是随口道出那是一把春秋时期的剑,也还算不错,市场价应该在四十万左右,他原本也想检个漏的,只是后来满腹心神都盯在了定水带上,结果周明落出了妈万拿下,算是多少帮了吴东洪一把。

    那位例也看得开,哪怕最初时一样对定水带充满了欲儵望,可那只是人之常情,后来见到周明落肯出高价买那把车铜剑,例也再次对周明落连连道谢,甚至原本他都有些不敢收那么多钱,后来或许是考虑到自己家里的困难才最终接了过去。

    “今天的事要多谢张局和曲局了,晚上我请客,大家可都别走。”笑着开口,周明落昧众人道。

    “哈,肯定的,你小子发大了,要是不请客怎么说的过去啊。”

    “是啊,这也算是庆祝周先生喜得重宝,怎么能错过!”

    随着这话几人依旧是满脸感慨,不过却也都纷纷笑了起来。

    就在说笑之后黄晶晶才抓起电话走到一旁低语了几句,跟着就回来对周明落道,“明落,我爸的电话,他也知道了这事,想要跟你说几句。”

    “恩。”周明落点点头接过了手机,就只听手机对面立刻传来一声爽朗的笑意,“哈哈,周老弟,可是要恭喜你了,竟然真的得到那么贵重的宝物。”

    周明落顿时也笑了,甚至心下还有点打鼓,定水带这东西太神奇了,意义更是极为重大,他还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

    似乎是知道周明落在想什么,那边的黄兴然才笑道,“周老弟,关于那个定水带因为对咱们国家都有不小的意义,这代表着中国历史上锻造技艺的一个巅峰,而且还是四千多年的青铜器锻造,所以日后老哥还可能需要你帮忙一下,当然,我指的是最好能让市政儵府出面组织一个展览会,打一打新川的名气,不止是在国内而是整个世界,当然了,这只是借用,这个定水带我黄兴然可以向你保证所有权绝对是你的,那也本来就是你的,只要你把它卖给外国人,就没人敢随便伸手向你讨要,不过希望你也可以帮老哥一把。”

    一听这话,周明落才顿时轻松下来,黄兴然敢这么保证,他以后可就不用再为这方面担心了,至于借给新川市政儵府打一下新川的名气?这当然没问题,毕竟那只是借用而已,“没问题,那就谢谢黄哥了。”

    “别客气,这件事可是你帮了我的大忙,只要稍微运作一下这样的国宝绝对能吸引全世界的关注,婕田年前的海水淡化工程,而且那么便捷,到时候整个新川也会成为世界的焦点,我这个新扎市长也算能光彩一把!!”黄兴然再次一笑,随后才道,“不过周老弟你也是该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全问题了,有这么贵重的宝物在日后可得小心才是,现在那东西就已经传来了,想保密也有难度,这样吧,我努力一下让今天知道这件事的人封口,不过就怕有什么万一,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几个保儵镖?”

    “恩?这个我例是要考虑考虑。”周明落一怔,是啊,得到定水带虽然是件好事,若是黄兴然答应替他保密照顾他的身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