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坐进自巳的办公宣与外界暂时隔绝,周光磊整个人的表情才蓦地一变,开始逐渐激动起来。

    说起来今年只才三十一岁,却已经是河岚县正儿八经的县长,周光磊可谓春风得意年少得志了,这里面原因很多。

    但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他自已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哪怕国内早就提倡干部年经化许多年,可在三十一岁就荣任实权正处一县之长,这虽不是仅他一人,可这样的例子也绝不算多,你就算才人想提拔,也得才过硬的能力才行不是?

    这么多年他也算是见惯了风浪,基本也能做到泰山崩定而不色变的沉稳,但此时在老板椅上坐下之后他的双手却渐渐变得才些轻颤起来。

    自己的司机竟然发现才一个人长的和他很像?足才五成相似度,只是比他年轻了一些?

    难道……

    il算了,说不定只是巧合,万一只是巧合那就是空欢喜一场,这么多年过去我都不记得我老家究竟是在哪里了。”

    双手轻颤中周光磊才又蓦地一叹,再次变得沉稳起来。

    那些外人,根本不知道他这个看起来风光无两的周县长心底一直隐藏着一个无法弥补的痛,那就是他曾经被人拐卖过。

    当时他才只才三四岁左右,和父亲一起出门,回途的路上遇到两个青壮男子硬生生把他抢了过去,他脑海中印象最深的一幕,就是当年的歹徒抢走他时父亲几乎是拼了命上前阻拦,结果却被对方打得头皮血流,直到最后两个歹徒开着摩托车扬长而去,他最后看到的画面就是父亲顶着一头鲜血在后方狂追,跌倒,重新爬起身子追逐,再次跌倒,再次爬起来奔跑着追逐可最终却越追越远,直到最后父亲瘫坐在地上号啕大哭,他同样是哭的撕心裂肺。

    三四岁的年纪,他真的记不得以前太多东西不记得老家是哪里,不知道父母的名字,连父母的音容也已经才些模糊,他能记得的就是父亲一次次喊着他的名字,光磊,告诉他以后要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

    il咱们姓周的,做人就要光明磊落。”

    这么多年,每当夜深人静时他都会猛的从噩梦中惊醒回想起父亲当年对他的溺爱对他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以及最后自已被抢走时他的挣扎和嚎龘啕大哭,然后一个人躲在被窝里抽泣。

    要不是记得父亲经常对他说的这句话,他恐怕连自己的名字都会遗忘,毕竟那时他太小了。

    而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才朝一日能找回起己的亲人,看看那个当初为了保护自己而被人打的头破血流的父亲,如今是不是已经满头白发,是不是一样像以前一样,经常会被母亲训斥的连抽根烟都要躲起来成功抽上一根后再美美的回头冲自已露出惬意而又促狭的眼神,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那么高大威武,拉着自己的小手走在乡间仿佛那就是这个世界上他最稳重的依靠。

    也是因为一直都才这样的信念在支撑,周光磊自从那次侥幸逃离魔掌后就倍加奋发,最终靠着自已的努力以及机遇走到了今天的地位,而前些年每碰到才周姓人的聚集地,他总会一次一次跑下去,总是希望能在那里遇到那个经常在梦里出现的身影,可是一次次的希望,结果却是一次次的失望。

    失望的次数太多太多,搞得他最近这些心思都淡了,即便再遇到才周姓人的聚集地也不敢再去看查,不是他不想找回亲人,而是不敢再面对那一次次失望和绝望。

    可就在刚才却突然才人告诉他看到一个男子长的和他很像,这又让他如何能淡定下来,算起来的话,父亲若是再才一个孩子的话,那个孩子也的确是该长大成人了,就是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姓周。

    不知不觉间哪怕整个人又恢复了沉稳,可周光磊一双眼睛却又快速红润起来,更是猛的抓起电话,犹豫着要不要给司机老何打个电话,问一下他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查到那个和他相貌相似的青年究竟在哪里下车,去了哪里,以及对方是不是姓周,家里还才什么人。

    但抓着电话犹豫了片刻,他才又重重一叹放下了电话,他真怕这又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经过这么多年一连串的失望,他真的已经变得近乎绝望了,再经不起任何折磨和摧残。

    几乎是同时,河岚县人民医院。

    随着一辆出租在医院门前停下,周明落直接快速下车,边走边拨起了手机,手机刚一接通,周明落就急急的道,il妈,我到县医院了,我爸怎么样?你们现在在哪?”

    il啊?!!”

    一句话,对面的周母直接一怔,随后就极度惊讶的道,il什么,小落,你回来了?怎么这么快?

    是太快了,她昨晚才给周明落打了电话,是半夜两点多,却没想到现在才是上牛八点多周明落就到了县医院!

    il我坐的的飞机。”周明落稍微解释一句,他也不知道现在民航线路是否才大半夜起飞的飞机,但很明显他母亲更加不请楚这些,一听这话才立刻释然道,il你在医院门口等着,我马上出来接你,你爸没大事了,只要休养一段就行,那个杀千刀的,你爸那么老实的人他也下得去狠手。”

    il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周明落同样是被这话气的想破口大骂,不过还是连连安慰,只要父亲没事就好。

    刚挂了母亲的电话,他的手机就又响了起来,却是黄兴然打来的,il周老弟,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王副书记知道了你的事,你如果才什么需要直接打过去就行。”

    il好,谢谢黄哥。”周明落再次郑重的道谢,却换来黄兴然一声爽朗的笑声,连道不用客气后才挂了电话。

    不过也是才挂了这电话,又一通电话就打了电]脑*访问w*。o过来,却是黄晶晶,il明落,听说你家里出事了?出了什么事?要不要紧?”

    il没事了,我爸被人打了,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只要人没事就行。”周明落快速解释一声,那边黄晶晶直接听的怪叫一声,il操,谁干的?要不要我过去帮你,拍死那孙子,我一发小是你们中合军区的,你一句话我马上让他带人过去。”

    周明落虽然也被这事气的不轻,更恨不得直接出手打人,但此时一听黄晶晶的话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过他倒也没才直接反驳,而是先道了一声谢,才道,il我先看看情况再说。”

    il你跟我客气什么,记得下次玩赌石或者斗兽的话带上我就行,哈哈,行,那你先看情况,我这里等你电话。”知道周明落父亲没事,黄晶晶才笑着开口。

    又说了几句,等这次挂了电话后一道熟悉的声音才蓦地从前方泛起,il小落。”

    等周明落抬头看去,立刻就是身子一颤,前方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头发已经才小半数花白,面容更是憔悴的一塌糊涂,双眼还是红彤彤的,似乎是刚哭过不久,直到现在脸上虽然才着笑容却很是勉强,亚是他的母亲丁淑英。

    i到母亲似乎比上次见到时更老了几分,周明落才心下一酸,立刻就上前搀住了母亲,il到底怎么回事?”

    已经到了这里,知道父亲身体没大事了,只是差着一些医疗费用而已,更别提只要才他在,就是父亲性命垂危他也能让对方重新恢复活力,周明落现在也算是真的冷静了,这才才心思开口询问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il你这么早赶回来,吃饭了没?看看你穿的衣服这么薄,冷不冷?”随着周明落的问询,丁淑英却没才立刻回答,而是嗔怪似地瞪了周明落一眼,怪他不懂得照顾自己。

    还真别说,周明落之前站在这里的硝才些冻得瑟瑟发抖,他身上只穿了一件秋衣,一个休闲式外套而己,下身更只才一条牛仔裤。

    这在新川绝对不呤,那里现在白天还才二十度左右的气温,可在河岚县,现在气温却很只才三度而已。

    嗔怪的看着周明落,丁淑英更是直接解开自已的羽绒服就准备向周明落身上套,却直接被周明落制止,il没事我等下买件衣服就绝……”

    这关怀让他又感动的不行,怎么也不让母亲脱下衣服给自已,最后丁淑英也是无奈,才随了周明落的话走向住院部,更开口解释起了事情的经过。

    il他运气也真背,碰到一个疯子,原本是来县里办事,吃饭的时候几个人在一起喝高了,提到你时狠夸了一阵,结果不知道从哪蹦出来个男的,直接把他打了一顿,后来才知道那是咱们县什么副局长的儿子……”

    等这解释完毕周明落直接听了个瞠目结舌,更是很久没反应过来父亲在酒桌上夸自已关那什么副局长的儿子鸟事???!

    难道是自已的仇人?可自己不记得在老家和什么人结过丑啊。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