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周明落。”面对笑意盎然的彭总,周明落也站起身子示意,但接过名片一看他才哑然失笑,这位彭总的名片也不简单,纯银打造的名片边角竟然还镶嵌了几颗细小的钻石,上面的设计必然也是出自名师,看上去令人赏心悦目,即大气又不失庄重沉稳。

    到现在他收到过的名片却是五花八门,有翡翠造、纯金名片、纯银外加镶钻,尼码这些家伙们都太奢侈了。

    可也只是微微感慨一下,他才也从怀里拿出一个皮夹,抽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随着这名片的取出,在附近之人就全都倒抽一口冷气。

    原因无他,周明落这张名片却也是纯翡翠雕琢而成。

    淡淡的透明翡翠是不错的冰种,清澈里偶尔夹带一丝绿意,画龙点睛一样照亮整个名片,是在冰种内也算不错的枫花翡翠,但这却真不是他自己打造的,而是王锋芒那嘶送给他的礼物。

    说起来王大老板在他这里也真是沾了不少光,两次赌石因为有周明落在场让他大赚特赚,后来老王一琢磨,哪怕两人次次都是双赢的局面,可还是他沾的便宜大些,毕竟周明落不管去谁家的地盘赌石都能赚钱不是?所以才像是送温暖一样给小周同学打造了一批名片拉拢感情了。

    这批名片里当然不可能有满绿冰种那样的极品,但也都是中档以上翡翠所制造,每一张的造价,包括设计、手工等等全部在内都在十万以上,最贵的一张更是上佳的黄翠打造,总共送出了二十张。

    送出这些王大老板可丝毫不觉的心疼,那次在王宅赌石周明落不过赚了九千多万,但王大老板当晚卖出去的毛料价值就在一两亿之间,送出去几百万的翡翠做人情当然毫不可惜。

    “呵~周老板真是雅人!”

    就连彭立仁在接到这名片时怔了一下,跟着才慎重的双手接过,开口笑着赞叹一声,他虽然不是玩玉的,但也能大致看请手里这张名片的好坏。

    这一张造价差不多都得10万以上,却是比他那纯银镶钻的贵多了,要知道他镶的都是小钻,一克拉一颗而巳,镶的也不多全部加起来不过两三万罢了。

    关键是人家用翡翠玉石打造名片显得高贵啊,自己用银用钻石难免俗气了。

    没办法,国人几千年的观念玉石都是高雅之物,金银却是大俗,以前他还总觉得自己的名片很不错,拿出去的时候挺拉风的,此刻却很不得把送出去的片子再收回来才好,这一比他简直太丢人了。

    连彭立仁都这样,林浩和宋挣更再次看的全傻眼了,林浩当场就有些眼红,尼码坑爹啊,这小周简直是坑死人不偿命,这厮兜里随便揣着的名片都这么极品?

    送出去一张名片都是十万以上的货?他这一刻真的想撞墙了!

    亏他之前还想带着对方见识见识,杀一杀这货的气焰,结果好了,自己差点没被对方杀死。

    他是扔出去几十万都有些小心疼的,人家却是扔出去两三千万都不眨眼,好像那全是空气,而且随手送出去的名片都是那么高雅的东西。

    “别这么说,都是朋友送的。”周明落却是无奈摇头,客气的笑了笑。

    “呵呵,拍卖会还得继续,周老板,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彭立仁也笑了笑,更是指着周明落身侧的位子道。

    这会场很大差不多能容纳五六百人,但此刻却只有一二百人,所以基本都是三三两两坐着,不熟的人之间都有间隔。

    “当然,彭总请坐。”周明落顿时点头。

    也是在两人笑谈中,拍卖会也再次拉开了帷幕,会场一方再次棒来了第四件拍品,但此刻会场里的气氛明显早就转移了,依旧有大部分人都是在时刻关注着周明落这里,不过现在更没人敢随便上前了。

    看到人家周老板随手送出来的名片,连彭立仁这样的家伙都有些自惭形秽,谁还敢自讨没趣的?

    “明落,名片呢,你的其他名片呢,给我看看!”林浩更是毫不关心拍卖会的进展,看着周明落刚一落座就迫不及待的开口,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彻底打败了,虽然心理上一时有些扭转不过来,但明显周明落刚才给他的杀伤力更大,他真的想看看这位手上有多少这么名贵的东西。随着这话周明落也无语的白了林浩一眼,把自己的名片夹送了过去,而林浩一样唰的接过,从里面抽出一大捧晃眼无比的翡翠。

    这一批东西一出现,晃花的眼睛可不止是林浩那一双,连彭立仁也忍不住看了过去,等随着林浩一张张规看,差不多看了遍之后,他才也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败了,尼玛这一二十张名片,最低造价都在十万,其他最贵的都价值百万,一张片子都顶的上一辆好车了啊这一堆加起来至少得五百万以上。

    还是用玉石打造名片,高雅,名贵,没有丝毫暴发户气息,也没有庸俗之气。

    而林浩却在翻看完所有名片后当场就欲哭无泪的坐在了那里,呆了这么一会才直直哭丧着脸看向周明落,“哥,从今天起我叫你哥,跟你混了!”

    尼码啊,小周同学随身带的名片都比得上他所有流动资产了!!

    “是啊,林少,周哥本来就和你是一家人,分什么彼此啊。”宋挣一样看得眼花缭乱,再次看向周明落的眼神简直可以滴出水来。

    沉稳、大气、举手投足间都似乎充满了致命的男性魅力,还这么高雅,现在她真恨不得甩开林浩这个小屁孩了。

    “呵~”周明落无语的笑了笑,顺手接过林浩递来的名片夹,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哈,原来周老板和林少是一家人?”倒是彭立仁笑着打了个圆场,更似乎在皱眉思索林家啥时候蹦出来个这样的猛人,一番思电脑*访问oo无果彭立仁却也只能无奈放弃,随后就笑着道,“周老板还有什么看上的好物件没?可要提前告诉我一声,免得再和你撞车。””

    彭总说笑了,拿下这件鸳鸯水滴我也没什么明确且标了,看看再说吧。“周明落又是轻笑一声,在之前拍卖流程中拿着报价单看了那么久,他还真的就发现鸳鸯水滴这么一个必然要出手的珍宝,其他的倒是没太多决心,报价单只有拍品的名称和起拍价,偶尔有些文宇介绍也没什么图片,有不少他都只知道名宇并不请楚究竟是什么。

    毕竟这拍卖会足有四百件拍品的,若全都是图文印刷详细介绍,恐怕这就不是报价单了,而是一本厚厚的书籍了。

    而楼下去的时间他的行为也验证了自己的话,过了鸳鸯水滴之后直到上午拍卖结束他都再没出过一次手,只是偶尔和彭立仁或林浩闲聊几句,完全就像是个看客。

    但不得不说这家伙就那一次出手却震住了无数人,当会场里有其他人想投拍自己早早中意的古董时,往往都会率先向周明落看来,似乎生怕这厮也有兴趣,那一波波略带退避的畏惧目光,倒是也让他看的哭笑不得。

    上午拍卖会一结束,周明落就随着工作人员的指引前去后台交割那件鸳鸯水滴,支付了包括拍卖行佣金在内的2750万现金,这玩意才总算是归属他所有。

    “周先生,请。”

    被毕恭毕敬的服务人员护送着离开拍卖行,不过当抵达停车场后,后面随行的几人才募地傻眼了。

    尼码,扔出两三千万眼都不贬一下的周老板竟然是开着十几万一辆的上海大众来的?看上去也都不怎么新?

    这也太扯淡了吧?

    别说是这几个工作人员了,此时其他赶来停车场取车的人见到周明落打开大众的车门准备坐进去也纷纷膛目不已的愣在了原地。

    坑爹啊,这厮随便一张名片都不止十万了,竟然坐着这么一辆破大众?在这样的家伙面前,他们这些以前自诩为有钱人的都有些心理怯怯的,看看吧,整个停车场有几个人比这厮的座驾差了?

    而在无语之后停车场内的气氛才渐渐变了,大部分人看向周明落的目光都充满了敬佩和叹服,低调啊,看看人家多低调。

    这才是真正的成熟表现啊,丝毫不在意什么门面修饰,和这位一比他们这些以前还觉得自己开着好车蛮拉风的人,都惭愧的一塌糊涂,尤其是这位周老板还这么年轻。

    一侧原本在等着周明落的林浩更是羞愧的捂住了脸,之前他还嘲弄过这厮现在还开大众呢,他都没脸再看这辆大众了。

    周老板的低调实在都有些太华丽了,映的他们头晕眼花。

    “去吃饭。”周明落却淡淡开口,对着林浩招呼道。

    他也察觉出了附近那些投来的眼光有些诡异,自是不愿多呆,心下更是充满了无语,他开大众只是暂时没来得及买车而巳啊。

    而且现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