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汗,昨天还是没时间码字,回老家的路上堵得厉害,折腾到晚上才回去,结果被拉去喝酒了,还留在哥们那里帮他新房压床,今早去接新娘……悲剧,先码出来一章,然后要赶快去喝喜酒了,方向已经中途消失了两个多小时回来码字,等下还不知道咋解释~

    “你好,我是周明落,刚才真的谢谢你援手相助。”无语了片刻,周明落才蓦地回过神,对着那棕发男子再次道谢,因为知道对方中文水平很蹩脚,所以这次他可是放慢了很多语速。

    “很高兴认识你,亚伯?艾瑞克?泰勒,来自阿拉斯加,你可以称呼我亚伯。”棕发男子这才一扫之前的晦气,优雅的伸出一只手和周明落握了一下,笑着介绍身侧的男子道,“这是我的中文导师李中毅先生,对了,这位老先生您现在怎么样?要不要紧?”

    亚伯的普通话真的很蹩脚,长长一句话说的乱七八糟,基本是中英混搭,幸亏有身侧的那个翻译在旁解说,似乎对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混乱语言,才让周明落和宋老听了个明白。

    “我没事,谢谢你,小伙子。”宋老也笑着放慢语速,向对方点头道谢。

    “我对贵国古文明向来很感兴趣,只是我的导师先生对古董方面并不精通,不知道两位有没有时间做我这方面的导师?”亚伯说话往往都有翻译在旁解说,就连其他人用普通话说辞一样要被那位李中毅翻译过去,再一次笑过后他才对着宋老和周明落道,“这位老先生看起来就是一位睿智的智者,我想你们应该也是师徒关系?”

    倒不是他乱吹,而是宋老和周明落最早上来时不过看了那根假的定水带几眼就彼此露出失望的神色,落入他眼中时才有了一些猜测。

    “呵呵,没问题,我们也是在闲逛。”这次倒是宋老看了周明落一眼,才笑着点头道。等李中毅翻译过这句话亚伯才蓦地大喜,连连开口道谢,跟着几人才踏步向外行去。

    不过在行走中,宋老却是对周明落道,“明落,你来吧。”

    这却又有一丝考较的意味了,周明落顿时点头。

    他虽然跟着宋老的时间不算长,可也学了不少东西,自问要向一个老外做下解说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下一刻亚伯问出的第一个问题顿时让周明落哑然,这厮张口就问为什么在古中国,四千多年就能制造出定水带那样堪称奇迹的物品,别说周明落哑然了,连宋老都有些无语,他虽然刚被亚伯夸赞过是个睿智的老者,但这问题就实在太给力了,如今鬼知道四千多年前的大禹是怎么造出来这种至宝的?

    周明落虽然多少知道一些蹊跷,他曾经利用【觅文符】的透视功效去勘察过定水带的内部情况,这换了是谁只要有能力都肯定会感兴趣的,但当时【觅文符】勘察的结果却是根本无法透视,定水带上有着一团奇异的光泽,阻止了符箓发挥功效。

    他自然能猜想出定水带那么神奇必然和那奇异的光泽有关,甚至还可能和【文气】有关,以前他准备吸纳【定水带】的文气时就得到提醒一旦吸纳,定水带就会失去功效。

    不过就算知道这些他也不可能在这里说什么,只能和宋老对视一眼,全是苦笑。

    但最近跟着宋老的时间里他倒也真不是白学,很快就又找到新的切入点,指出定水带是青铜器,开始从四千多年前的青铜时代讲起,也掺杂不少野闻传说之类,很快就把亚伯侃的晕头转向,连那位翻译李中毅一样是听得双目放光似懂非懂的连连点头。

    而宋老则是在听讲中不时满意的点头,看向周明落的目光也充满了赞许,这小家伙的确勤奋,他这些东西不过讲过一遍而已,后来又给了他一些书籍,现在周明落就能随口而出,肯定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而因为几人是边走边说,身侧又有大量行人在,周明落的讲解也基本是秉承了宋老、毕老几人的风格,虽然掺杂一些传说可也蕴含不少的青铜器知识,生动不枯燥,不止这两位听得大为过瘾,渐渐的附近竟是围上来好些人,都跟着他身侧步行,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说得好,这位小兄弟真是博学!”

    “是啊,到今天我才知道青铜器的历史有那么辉煌!”

    “那还用说么?定水带不也是传说中才有的东西,可如今却实打实出现了。”

    …………

    等再一次解说之后周围蓦地就传来一声叫好,跟着更有不少人附和,这才蓦地惊动一个讲三个听的人群,等发现后面竟不知不觉跟了五六个身影时,周明落先是一愣,才又哑然失笑。

    “谢谢。”客气的冲人群笑笑,周明落话语刚一落地,却只听人群里一人蓦地开口,话音还带着一丝古怪,似乎有一点点绕口,“说的好么?我怎么觉得他是在乱吹?”

    等众人再次一滞转头看去时才发现一个身材保持的不错的三十许青年男子正一脸不屑的看向周明落,发现其他人看来时那人才露齿一笑,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他刚才讲的那些,的确有很多不错,但有一点我觉得大大不妥。”

    不等众人发问,三十许青年才继续操着一口微显别扭,但依旧可以让人听得清楚的普通话道,“这位先生说大禹筑九鼎,绘名山大川,奇异之物于鼎,以一鼎象征一州,九鼎则代表整个九州,那九鼎的每一鼎恐怕都容纳了无数纹饰,我不觉得你们中国四千多年前的的造器技艺能达到那种水准。”

    “恩?”这话顿时让其他人又一愣,你们中国?怪不得这厮的普通话有点别扭。

    “正式介绍一下,敝人金在行,来自汉城。”见吸引了几人的注意力,金在行再次一笑,“据我研究推测,当时大禹铸九鼎,每一鼎都可以容纳大量名山大川、奇异之物的技术,应该是出自我大韩民国的先祖们之手,因为有史可证就连现在贵国视为珍宝,向全世界展览的定水带,应该也是出自我大韩民国的先祖们之手,是我大韩民国的历史魁宝,只是当年被贵国大禹先祖借去使用而已,但你们那位先祖似乎并没有将这批宝物归还我国,实在可耻。”

    “我擦,你个棒子!”

    “扯尼玛蛋!”

    …………

    等这次金在行说完原地才立刻响起一片骂声,六七个听众里还是中国人居多的,此时多人都是对着金在行怒目而视,这该死的棒子从哪蹦出来的?

    倒不是他们都对韩国人有歧视,如果金在行是个老老实实的听众,听完之后什么都不说,就算他说是韩国人也不会有人另眼看他,关键是这个棒子太无耻了,竟然说大禹铸九鼎是请的韩国先人出手相助?就连定水带还本就是韩国的,大禹只是当时从韩国借了过来,借了之后还赖账不还?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端午节尼玛韩国人跳出来说是他们的,中医也想说成是韩医,现在连定水带,大禹铸九鼎之类的传说都想横插一缸?

    尼玛韩国历史有没有那么长啊?

    就连周明落和宋老也被这话气的不轻,宋老更是吹胡子瞪眼,横看竖看对方不顺眼。

    要不是顾忌影响,如今的北古玩城里到处都是国际友人,恐怕真有人会直接蹦上去揍他丫的。

    “清代董含【三冈识略】:京师有穷……”见到一群人都是横眉冷对,金在行却毫不在意,而是张口背起了一段古文,这段古文是关于定水带的记载,就是说京师有人摆摊卖东西,卖的就是定水带那样的破管子,想卖几十文钱却没人买,后来有个高丽使者上前看了片刻后问价,那家伙直接漫天开价五十金,旁人都笑高丽使却直接买下。让人大惊,旁人追问下高丽使才说出这是定水带。

    更是亲身为人做了证明,也就是可使盐水变淡的实验。

    背完这段古文,金在行才再次笑道,“如果定水带是你们古中国所造,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不识得,反而我高丽使可一眼辨认?因为这本就是我国先祖所造之物,也是我国所有!我们古朝鲜就拥有锻造定水带那种神物的能力,而且是借给了你们的大禹王,和他有了一定的交情,后来才又被他请来锻造了九鼎,可惜你们那位禹王太不厚道。”

    “荒唐。”

    “我日,这就是你所说的证据?”

    “我呸,一次古代的检漏,捡到漏就说定水带是你们的?”

    “父亲的东西儿子学会了,难道儿子就能说自己是父亲了?擦!”

    这就是对方所说的证据?就凭清代董含【三冈识略】里记载的一次检漏,这厮就敢说定水带是韩国的?

    在又听了这话后,连宋老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更是开口低骂起来,其他人也纷纷开口低骂,更有人真忍不住就卷起了袖子。

    “这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