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老,我先把这东西放进停车场,等下在回来。”古玩城外。抱着青铜鼎站在路口,周明落才一指路对面的停车道笑道。

    终于拿下了这至宝,今天实在是太值了,就算等下子一个漏也捡不到,那也绝对不虚此行了。

    而他所说要把这玩意放到停车场,却也不是说随便把它扔在自己那辆r350里,而是准备找个没人关注的机会,把它收进【图天符】的符箓空间里。

    这种无价之宝也只有放在那里面才最让人安心。

    随着这话,宋老倒是无所谓的点头,“去吧,你买下这个东西也还行,虽然它不是什么精品,可也算是有点意思,十万块,也不算太亏。”

    十万块也不算太亏??那就还是亏了?

    周明落直接听的心下暗笑不已,这可是禹王九鼎之一的豫州鼎啊。

    别说是十万了,十亿都不亏的。

    但他现在也并不打算告诉宋老这鼎的真实情况,他就算想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不是?难道直接说自己能看穿这玩意鼎中有鼎?里面套着的小鼎还是赫赫有名的禹王九鼎之一,豫州鼎?

    那不扯淡么。

    这件事就暂时这样吧,先把东西好好收藏起来再说,以后有机会,哪怕是靠着“意外”发现它鼎中有鼎,到时候也好对宋老几个交代。

    而如果现在宋老知道真相,恐怕就绝不会那么淡定了,他才是青铜器方面的大家,自己只是他的学徒再已,如果让他知道曾经有一个豫州鼎就在他面前,他反而错过,让自己这个学生捡了宝,恐怕他的表情一定十分精彩。

    “呵呵。”再次笑笑并不答话,周明落就踏步前行,却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蓦地就从前方走来那身影手里更还牵着一头威武雄壮的藏獒。

    黑色的藏獒通体覆盖在长长毛发里,就像是一头威武的雄狮,行走间顾盼生辉,惹得不少路人都是纷纷避让隔着几步远就开始绕路走,更是全都侧目观弄,有惊叹,有畏惧。

    似乎是很享受这种被人关注,乃至带着一丝羡慕仰望的目光,牵着藏獒的男子也是昂着脑袋,一脸的荣光焕发。

    “呜~”

    行走中,见到周明落就站在自己前方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早早吓得绕路走那头藏獒立刻呜的发集一声吼叫龇牙咧嘴跃跃欲试换了普通人铁定要被吓得不轻。

    而那男子则是玩味的拉了下手里的锁链,“将军,回来。”

    低斥一声,这男子才抬头对着周明落道,“哥们,别怕,我家将军没我的命令不咬人的。”

    是这么说,男子脸色却骄傲的一塌糊涂似乎很以这只藏獒为荣,而那藏獒在听了呵斥后,虽然有收缩的趋势不过还是一直对着周明落龇弄咧嘴,不时从吼间发出一声声嘶吼。

    周明落有些无语,但也没打算说什么,只是准备抱着青铜鼎继续走,可就在这时当藏獒又一声低吼后,自青铜鼎内却也轰的发出一声嘶吼。

    就像是回应一般,瞬间让那原本龇牙咧嘴的藏獒吓了一跳,唰的一下就后跃不止,更是充满警惕的看向周明落。

    “咦?”

    “怎么回事?”

    这一下不止是那男子猛地惊疑一声,很震惊的看向周明落,连周明落自己也吓了一跳,不是吧?他竟然从这青铜鼎里听到一声吼叫?

    而哪怕是在后方几步外,准备站在等周明落去存放青铜鼎的宋老也吓了一跳,直接就踏步上前,很是狐疑的道,“怎么回事?”

    没听错吧?他们似乎都在刚才听到有一声嘶吼从青铜鼎里响起?那就像是一只猛兽受到挑衅时,发出示威性的吼叫一样。

    狐疑中宋老更直直伸手摸向青铜鼎,满脍都是诡异。

    周明落也差不到哪去,甚至等他看向自己怀里的青铜鼎时,才愕然发现鼎中鼎,那个真正的无价之宝,禹王九鼎之一的豫州鼎上面的纹饰竟然有了变化,从一开始绘画的豫州图,转变成了一只斑斓猛虎。

    好大一条猛虎,通过简单的线条勾勒的栩栩如生,围绕着几十厘米直径的圆形鼎壁盐旋舞动,仿佛踏山而下,正昂着头颅发出一声无形的咆哮。

    变了,上面的纹饰竟然会变化?从山川地形图变成一只活灵活现的猛虎下山图,这简直就是奇迹,甚至刚才他都真的隐约听到了一阵嘶吼,严格回想起来那嘶吼也似乎真的是虎吼。

    哪怕早就知道这玩意是无价之宝,可以看成和定水带一样的神物,但周明落还是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这么神奇。

    “难道是上面的纹饰会不住变化?所以才会有传说大禹铸九鼎,每一鼎都刻画了无数山川图以及奇珍异兽图?它并不是一次性把所有事物都呈现出来,而是一次次逐渐变化?这又是什么样的技术?”

    满脑子震惊中周明落彻底愣在那里。

    “吼~”

    却就在这时,前方受惊的藏獒也再次猛的冲着青铜鼎就发出一声怒吼,龇牙咧嘴的凶悍摸样也越发夸张,似乎就想扑上来一样。

    可几乎是同时,自青铜鼎内再次发出一声低低的咆哮,同样像是一只猛虎在低沉的怒吼,这咆哮一出,周明落甚至能看到豫州鼎上的猛虎下山纹饰竟都有了肉眼可见的变化,那只猛虎似乎真的张开了嘴在低叫。

    “唔~”

    伴随虎吼,藏獒顿时身子一软,噗通一声瘫在地上,而后哧溜一声夹起尾巴就蹭蹭蹭向后狂奔,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样。

    的也是,藏獒虽然牛逼,一些獒王或许在真正的猛虎面前也有斗一斗的勇气,但那并不是说随便一只藏獒都能面对猛虎下山的气势啊。

    眼前这只黑色藏獒,别说是獒王了,就连是不是纯正的普通藏獒都不一定,被吓跑也没什么值得意外。

    “哎,将军!”

    那只藏獒力气还不小,向后逃窜中直接拉的那青年也连连后退,更让他惊慌不已的开口呵斥,奈何却根本压不住吓破胆子的藏獒,很快就被他拉到了路对面消失在了人流中。

    不过直到消失前那一刻,那青戈还是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直直扭着头看向周明落,双眼全都是活见鬼的表情,尼玛怎么回事啊,他刚才似乎真的听到那家伙抱着的青铜鼎在叫,而且似乎是虎吼。

    青铜鼎会叫唤?这简直扯淡么,不会是那家伙在里面放了一个u凹之类的播放器吧。

    恩,里面肯定有播放器之类的东西,毕竟那一个大鼎还有盖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大锅,里面别说是放个舶4了,就是放个笔记本电脑都没问题,不过让他郁闷的是,他没看到对面那小子去按钮什么的啊。

    难道是定时播放,还刚好播放的老虎叫?

    如果真是这样,那家伙八成有病!谁没事在一个大鼎里搞个播放器,还定时播放老虎叫的?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也是随着那人的消失,之前路边一群路人才也纷纷好笑的围了上来。

    “嗨,哥们,你这鼎里面放的什么?u凹还是笔记本?”

    “擦,你真经典,还存的有老虎叫声啊,是不是刚才见到那小子牵着藏獒过来,早就定了时间播放?”

    “好啊,看那家伙嚣张的模样,就得吓吓他!”

    一群路人也听别了之前的虎吼,不过他们也绝不会认为这是青铜鼎自己发出的声音,那也太荒诞无稽了不是?还不如说是里面有现代播音器械更正常。

    可随着这些话宋老和周明落才是久久无语,两个人全都是满脸的古怪和震惊。

    播放器?u凹还是笔记本?故意吓州才那个家伙的?外人这么想正常,他们要不那么想才是不正常了,可两人却是都知道这青铜鼎里是空空如也的。

    就算是能看清楚一切的周明落,此时一样是分外震惊于这九鼎之一豫州鼎的神器,就更别提宋老了,几乎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宋老此时心下简直心痒的可以抓出血来。

    一个受到挑衅会自己发出野兽咆哮的青铜鼎?心……这简直闻所未闻。

    只冲着一点,这个青铜鼎就绝对是宝贝。

    下一刻宋老才直接拉着周明落就向前走,“明落,走,咱们回家”

    话不多,可对方心下的意思却也很快被周明落猜了出来,更也让他一阵无语,原本还以为自己捡来这个超级大漏,应该可以暗自爽快一阵,说不定以后都需要有什么特别的意外才能让它在宋老等人面前展现神奇之处,但他也实在没想到这意外来的这么快。

    豫州鼎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特点。

    他虽然早在说中听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