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岚县对于即将到来的投资商,真是报以百分之一百二的热诚欢迎,以县长周光磊为首的一干县政龘府领导们,基本是全数在场。

    直接在下高速路口就开始迎接,这场面都比得上欢迎上级领导视察了。

    当然那也只是快比得上,至少县委书记张卫军还不在这里,那边多少也是要保持一些矜持的,毕竟这不是真正的领导们嘛,让政龘府班子来迎接已经是远远超出规格了。

    可是没办法,这样的投资商太给力,一下子砸下来,劲乙还多的人民币,是河岚县年财政收入的旧倍还多,若是抛出财政开支,河岚县差不多得攒个几十年才能凑到这样一批钱,对于这样的财神爷们拉来这么大款项,只要领导们不傻,轻松都能给自己添一笔厚厚的政绩,那区区一个欢迎仪式,就是再隆重也不过分啊。

    要不是为了一丝辁持和顾及自已的体面,恐怕县委那边也会跑来人的。

    大巴刚一下了高速在路口停下,当周明落带着文森特、巴鲁克众人下车后,那边也呼啦啦就围上来一群领导。

    周二哥带队出现?周光磊自然毫不意外,其他的那些副县长们更是也全都不意外,这肯定是人家投资商看着周二哥的面子才来的嘛,不然只冲周光磊一个小县长哪里有这么给力的投资?

    “呵呵,明落。”周光磊先是招呼了一下周明落,才热情的走上前就去握手,“巴鲁克先生,文森特先生,总算把你们盼来了,我代表河岚县全县人民热烈欢迎诸位来我县投资。

    “不敢,不敢,周县长太客毛了。”

    “是啊,您太客气了。”

    几个佣兵也急忙回握,当着周明落的面,自然更是满脸的谦虚,甚至满嘴跑起了火车,“听说贵县在冷兵器时代,位处古中华中原腹地,地灵人杰,乃兵家必争之地,我可早就向往的紧,今天才有机会得见,真是一偿多年夙愿。”

    客气话谁都会说,奉承话经过小棕熊的马屁攻势后,这些佣兵们更也早练得信手即来,那诚恳的态度真切的话语,却也直听的其他一帮副县长们受宠若搏,有那不知道底细的恐怕还差点真以为这帮老外全是因为对河岚县久仰大名才跑来观光的呢。

    而后汇合起来的诸人就又是一番介绍,万个佣兵团成员,全是李东阳这个知根知底的帮着在众领导面前说项,而县里那边则是周光磊开口。

    一个是真心欢迎,一个是不得不真心跑来送钱投资,双方倒也是干柴烈火,很快就打成一片,跟着就是上车回县城,等车子抵达县委县政龘府大院,却见到又一批领导直接站在门口等着,这才是以县委书记张卫军为首的一帮书记们。

    又是一番热情介绍,跟着就是盛大的欢迎仪式,中午的时候,河岚县最高档的临川饭店就是被包场用来欢迎投资商们,一场盛情的款宴结局却有些出乎预料,竞是文森特等人全都喝趴下了,个个到最后都是喝的热泪盈眶,仿佛真给河岚县的热情给感动的痛哭流涕似的。

    倒也让张卫军以及周光磊等人惊疑不定,这帮老外未免太激动了吧?难道他们的招待真这么给力?都把人家感动哭了?

    可他们哪里知道众老外真是感动的厉害啊,他们在河岚县的待遇,和在周明落别墅地下室里的待遇真是相差太大太大了,那就是地球和太阳的距离。

    真一直被这么热情款待的话,似乎留在这里也不差啊。

    “明落,嘿,这次做哥哥的真是没话说了,你先回家看看吧,咱妈已经搬来了县城和我一起住,就是咱爸还放不下他手里一帮学生,说是过了这个学期再过来。”酒宴唱罢,一群全部喝趴下的老外自然被妥帖的送到集馆,这方面己经不需要周明落操心了,周光磊则是拉着周明落上车向家属院开去,前排坐着的是李东阳和周县长的司机,也正是那次差点和周明落所坐出租车撞车的那位。

    投资商们和投资的金钱都已经送到了这里,对那些家伙该叮嘱的周明落也已经叮嘱,该有的防护措施也已经做了,现在大海雕就在河岚县高空飞翔。

    他这次回老家剩下的也就是看看父母了。

    父母的近况他当然知道,父亲是个普通的小学教师,自从认回周光磊以后,县教育届方面就主动找他谈过话,先是说想让父亲调到县一川、工作,被父亲婉拒,后来那边又说父亲已经教书育人三十多年,大半辈子都扑在岗位上辛苦劳作,上面也都看在眼里,就想提升他做周家庄小学的校长,这些屁话别说是周明落不信了,谁信谁是傻子,父亲是做了三十多年的小学教师,从二十岁开始就是了,但以前也真没见教育局有谁看在眼里了。

    这不还是看在周县长面子上么,所以父亲还是再次回绝,只是想依照之前的情况好好教完他至于这一届学生。

    他带的是毕业班已经带了半年,现在放手真有些舍不得。

    对此自然是没人敢为难,也就顺了他的意思,反正小学教课也算轻松,他周末一般也会来县城和周光磊团聚。

    至于母亲那边本身不是什么公职,却是来去自如,原本她也是想留在老家陪父亲一起的,好有个伴,谁知道小周轩一来,母亲马上就放弃了原则搬来县城看孙子了。

    她老人家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坐等着替周明落抱儿子了,也没想到小周的还没等到,大周突然寻了回来,还直接带着孙子回来,可是让她老人家欢喜坏了。

    奈何那孙子却在省城读书,根本见不到人,老人家虽然想让小剁……子回到县城读书,可林家一开始根本不答应,这里面最主要的倒是林厅长和林天人的意见,至于大嫂倒是没怎么说话,或许……那是一开始存着轻视的心吧,毕竟哪怕是亲戚之间,因为彼此地位悬殊也有着轻重之分,林厅长和林夫人一样很宠小家伙,估计除了那些心思之外更多的也是舍不得。

    可惜后来周二哥的表现太猛了,不止结交了赵老、宋老、毕老等人,让那边惊得不轻,前阵子更是连游老那样的前国家主要领导人都在周二哥家里做客,还留宿了一晚和周二哥一直唠嗑,可是把林厅长一家在激动和兴奋之余,也免不得放下了身段,主动提出让小周轩跟着父亲这边上学。

    小家伙一来,母亲也直接来了县城。

    “恩,那我回去看看。”

    随着周光磊的话,周明落也笑着点头,“周轩现在应该上学去了吧?怎么样,小家伙听话不。”

    一想起那个小不点,其实周明落也挺头疼的,第一次见这个小侄车,人小鬼大的家伙都会求着自已教他变魔术好学会了去追班上的小女生。

    那才是真正的“小”女生啊,小学一年级而已,亏他说得出口。

    “嘿,那个小兔崽子!”周光磊也猛的一叹,同样很头疼,“那边太宠他了,来到这连妈也是,我真怕这样下去让他养成跋扈的性格啊,这次转学也没让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我更是告诫过他不许在学校提和我的关系,希望他能安生点,让老师们好好管教管教。”

    这话却也让周明落连连点头,很是赞同,孩子的确不能太宠溺,不然长大了可就是祸害级别了,尤其是像周轩这样的身世,真要不从小照看可也不行啊。

    “有时间的话你帮我看着吧,小家伙我看就亲你,其他人谁的话都不听,我前脚训他,他后脚就能跑到奶奶面前告状,你也知道我不能惹妈不高兴。”周县长再次一叹,充满期待的看向周明落。

    却也让周明落瞬间石化,很是欲哭无泪,感情这大哥把什么都推给自己了啊,管教孩子也让自己代劳?

    “我尽量。”无语的摇摇头,周明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是在两兄弟交谈中车子也很快驶到了家属院外,周县长把小周送下车才笑着道,“我就不回去了,投资商们延来了,县里要忙的事情多。”

    明的也笑着摆手,等看到车子离开后才招呼李东阳一声就向院里走去。

    不过也没走出几步,就听一道亲热的呼喊蓦地泛起,“二叔,我想死你了。”

    伴随着呼喊,更有一道小小的身影直扑而来,一下子抱住周明落的大腿不住摇晃,更是高高抬着一张帅气的小脸一脸期待,“二叔,二叔,我要看你玩魔术。”

    “呵,刚才还说你呢,你这个小家伙,二叔就是会变再多魔术,被你这么缠着也不够看啊。”周明落哑然失笑,扑上来的小家伙可不正是让周县长大为头疼的小周轩么,笑着一把抱起小鬼头,周明落亲昵的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后才突然一怔,“不对呀?你怎么在这?现在可都快三点了。”

    招待巴鲁克等人的酒宴一直喝到快三点,现在可应该是正常的上课时间啊。

    句话说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