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店?你想怎么个赌法?…,在李全中两人的劝解下周明落却轻笑一声,似乎对此很感兴趣的样子。

    可不是,有人想白送他一家玉器店,价值还不低,他可真不介意。

    一句话落地那边的林安华才突然一愣,跟着就哈哈大笑道“如果你愿意,咱们就三局两胜。”这个周明落还真要答应了?果然是年轻气盛啊,以为得了一份牛逼手稿就可以目空一切,完全不把现在的专家放在眼里了。

    不过这也却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明落?你真的答应了?”“要谨慎啊。”

    而王锋芒以及李全中等人则在一滞之后,再一次小声低语,这还真是太年轻了,火气旺啊,他怎么能这么轻易答应林安华的挑战,更别提还是三局两胜这种赌法。

    三局两胜和上一次周明落于林娄光之间的对赌都也不同。

    上次两人对赌是赌的三块毛料理切出来的翡翠价值哪个更高,不管前面输赢如何,只要切出来的东西总价值最高就行,但三局两胜,却是必须有两局都要比对方切出来的东西价值高。

    如果是三局两胜,上次周明落和林斐光之间的对赌小周都未必能赢的。

    “没事,我对那份手稿有信心。”在几人都是好意的劝解,周明落才再次笑着开口,一句话也说得王锋芒等人有些无语,他们一样是对那份手稿很有信心的,他们唯一没信心的就是周明落自己到底学了多少。

    可就算无语,见到周明落镇定的样子几人却也狐疑起来,毕竟对方究竟从手稿上学了多少东西,除了他自己之外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现在又过了几个月,周明落未必对那手稿没有进一步的了解和掌握。

    难道他是把里面的东西学完了,觉得彻底掌握了才这么有把握?

    可是就算如此,和林娄光对赌的风险还是不小啊。

    “好,既然你答应,咱们现在就可以开始,我这就让人去拿分店的产权,至于你那边,晚一些也没关系。”周明落信心十足的样子,却没有让林安华有丝毫sè变,他一样很有信心呢,不过这种信心却是建立在长久的经验和实力上,至于周明落那边的信心,里面有没有自大的成分可就不知道了。

    而既然是要赌店,产权之类的东西自然是要拿来的,羊城距离这里最快车程二十多分钟就能到,可以说只要一个电话过去两人还在赌的过程里就肯定能拿来。

    至于周明落那边距离这里多少有些远,但其实也不算太远,毕竟赌石这方面不管是选毛料还是切石都很耗时间的,三场下去说不定都到下午了。

    因为是自己先提出的挑战,林安华倒也不介意表现的大气一点,不管对方如何自己先把东西拿过来,至少能让对方没话说。

    “我这就去打电话。”那边林娄光也是一脸〖兴〗奋,直接就说了一声跑出去打电话。

    周明落这边也是再次点头,同样有李东阳出去打电话。

    “真的开始了,还是年轻人经不起liáo拨。”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他真有把握,至少我觉得他不像那么轻浮的人。”见到大势已经无法抵挡,双方都已经开始让人拿产权了,这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全都是默默等候着事情进一步发展。

    “明落,你到底有多少把握,万一输了可就乐子大了,店输出去没什么,但你才开业的店刚打过名气就送给人家,传出去真不好听啊。”黄晶晶则是跟在周明落身后,看了那边开始选毛料的林安华一眼就轻声道。

    说得也是,若是周明落若输了乐子就真大了,外人听了不止不会同情他,觉得他是因为一分手稿盲目自大,不知轻重去找死,更会把他当笑话看,自己才弄起来的店费了不少功夫和心血,一眨眼就输了出去,感情全在白忙活啊。

    这里面输钱是小,毕竟黄晶晶也知道周明落的身价,还远不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可那是心血啊。

    “九成把握。”同明落淡淡一笑,继续拿着手电筒去选毛料。

    这话说的很肯定,倒是让黄晶晶一愣,随后再次狐疑起来,他就怕周明落太自信啊,毕竟这可不是和时亮玩斗兽,他见过小棕熊的妖孽,知道那是必赢的。

    但现在那也没办法了,黄大少也只能摇摇头,暂时止住了步子。

    而周明落则是一步步开始观看下方的毛料,虽然一开始看的几十块毛料不怎么地,但整个库房这么大,他还就真不信选出一个能让人心动的料子。哪怕这里的毛料有很多都是一个压一个藏在下面,他一次透视都不可能看到太多,最多看到一堆毛料里外面几个,但库房里只外面一批也足够多了。

    一个个看下去,在心下一次次摇头,足足又看了上百块料子,周明落才突然眼前一亮,伸手放在了一块足有一人合抱大的毛料前。

    这料子真的是让他一眼心动,因为里面的东西太猛了!

    一人合抱大小的毛料里竟然映衬着一大片动人的绿意,只是绿sè就足足充斥着西瓜大小范围,长近二十厘米,厚和宽一样有十多厘米的恐怖存在。

    西瓜大的翡翠?这也未免太惊人了。

    甚至当周明落认真看下去,才再一次震惊的发现他竟然是芙蓉种,清淡的绿sè玉质细腻,水头很不错,是中高档品种。

    芙蓉种的确不及冰种和玻璃种昂贵,只能算是第三档次的种水吧,可这玩意也太大了,一个小小的芙蓉种玉坠,绿意在芙蓉种里算是普通类型就能卖个七八千的,这和一块玻璃种帝王绿的手镯能卖个几百万比起来自然差了很多,但这是一块西瓜大小的芙蓉种啊!个头是在太给力了!而且这个芙蓉种翡翠西瓜的绿意却也属于芙蓉种内的高档货了。

    就算切割一下分成无数段,做个小坠子也能卖几万的,那么大一块大西瓜,卖个几百万绝对是松松的。

    甚至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等他细细观看下,这里面西瓜大小的东西竟然真的像是一个大西瓜一样,浑圆剔透,绿sè掺杂在白sè质地间,就仿佛是自然的西瓜条纹一样。

    算是浑然天成的翡翠西瓜。

    如此一来这里面的东西价值可就更高了,比如现今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馆里的翡翠蝈蝈白菜,堪称绝世珍宝,菜帮洁白,菜叶清脆,浓绿之处雕刻两只蝈蝈栩栩如生,不管是当年在慈禧手中还是在现今的台湾博物馆都是一绝。

    乃极为罕见的国宝级东西。

    那个翡翠蝈蝈白菜是老坑玻璃种,那么大一块老坑玻璃种,价值绝对不菲,但不用质疑的是它成白菜造型的存在,其价值已经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了。

    同样的,这大自然自然催生,仿佛浑然天成一样的翡翠西瓜,其价值一样要远超真正的芙蓉种之上。当然这翡翠西瓜也不是特别完美,至少它没有瓜藤什么的,哪怕一点都没有略显有些不足,可这一样是宝贝啊。

    周明落看了几眼,才冲熊昆招了招手,这一人合抱大小的圆石头他还真抱不起来,当然,熊昆那边自然不会觉得老板是没力气抱起,而只是以为小周不想做这种体力活罢了,屁颠屁颠就上前抱起了毛料。

    “选好了?”

    这边的动作也立刻惊动了不少人,王锋芒和张老直接踏步上前带着一丝希冀看来。

    “恩,就这块了。”

    周明落也笑着点头,那边张老才走在熊昆身前拿着手电筒去观看那硕大的毛料“是黄梨皮,但是皮壳无sè嘶,这东西。”

    只是看了几眼,张老就忍不住惊疑不定的看了周明落一眼,对方怎么选出来一个这样的大家伙。黄梨皮皮壳是细皮子的一种,皮如黄梨,微微透明,是出产上等翡翠石料的皮壳表现,但黄梨皮皮壳含sè赌涨的可能xing才较高,这块皮壳却不含sè。

    还有就是几眼扫下,却被他看到了好大一片癣,这些癣有卧癣有直癣,甚至还有一小片猪鬃癣,这卖相着实不咋地啊。

    当然那也不是不可能赌涨,因为这块毛料太大了,一个到成年人膝盖处那么高,差不多需要成年人双手合抱才能抱住的料子,体积是在太大了,若是里面真有绿,外面的癣也未必能影响到里面。

    但那也只是可能影响不到,也有可能深深的影响到,这风险太大了啊。

    “呵呵,周先生果然是后起之秀,这么快就选好了,看来你还要等我一下了。”这边惊了一下时,熊昆也抱着毛料继续前行,等来到近门口处的空地上才放了下去,而那边的林安华则是轻笑一声开口,他却还没选定料子。

    “无所谓。”周明落也笑着开口,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那边能选出什么,说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