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杜锋惊得瞠目结舌,而豪华套间里的林娄光却真的疯了。

    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突然萎了?

    而且是萎的很彻底,第一次自己刚来随便跑了个澡,由杜锋安排一个自己偏爱类型的妹子,当时看着那妹子他就已经心下yu火高涨了,但也是那时,他虽然心里sāo动的厉害,下面却没有一点反应。

    那时候林娄光还不怎么紧张呢,毕竟他也四十岁了,这些年酒sè过度的厉害,很多时候都要妹子服shi一下才能雄风大震,所以他只是惬意的等着妹子上前服务。

    可结果……后来那妹子在下面跪的tui都酸了,他依旧没有丝毫反应,林娄光这才急了,天杀的,他就算再虚也不可能这么长折腾都没一点抬头的迹象啊,毕竟身体虽然虚,可他也一直在进补着呢。

    真的急了之后林大老板才抓狂了,他才只是四十岁而已,人们都说男人四十一朵花,他还有万贯家财等着他去挥霍呢,还有大把纸醉金mi的日子等着他去享受呢,要是这出了问题可就真是要命的。

    而且还是这么让人羞耻的问题,真要这么萎了那绝对比杀了他还难受,他可不想以后都顶着一个萎哥的名字过日子啊。所以才立刻叫杜锋拿了药过来,又另外叫了一批水灵妹子……

    可是,可是竟然还没用!

    这真是让他崩溃了,用了药啊,外加一批妹子众星拱月般围着他,各种手段都使了出来,足足在他这折腾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丝毫效果,这似乎已经彻底宣判了结果。

    而这结果却是让人最难以接受的。

    他都快被吓哭了!

    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他记得自己前天时似乎还好好的啊,昨天还休息了一天呢。

    但不管怎么想林娄光却也不可能想得出缘由了,毕竟他不可能想象得到这是有人隔着上百米的距离,透过诡异的符箓向他下了【泽化符】,净化了他某项身体机能。

    他要是连这都能想得出来那才是扯淡,恐怕就算有人把事实告诉他他也不可能相信。

    怔怔的愣了片刻,林娄光才唰的一声起身,抓起衣服就边穿便向外跑,看医生,现在他必须要去看医生了,就是跑遍全世界寻找所有名医,他也在所不惜。

    ……

    “老板,这是韦普,这是齐大川,你叫他大川就行,韦普,大川,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老板想请你们做这玉器店的保安。”也是在某人火急火燎的跑着找医生时,南河路玉器店,已经视察完整个店面,脸上lu着明显的满意情绪,熊昆也把两个同样三十五六岁左右,看上去朴实稳重的男子带到了周明落面前。

    随着介绍,韦普和齐大川先是惊讶的看了周明落一眼,才全都立刻恭敬的道,“老板。”

    这两位就是熊昆嘴里两个出狱后改邪归正的兄弟了,由不得他们不惊讶,以他们和熊昆的关系,怎么会不知道熊某人最近是干什么的,又怎么会不知道熊昆自身有多么傲气?现在竟然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如此恭敬有佳?第一时间两人就知道这个老板很不简单!

    尤其是周明落身后同样站着一个李东阳,一身气息虽然可以隐藏,却也同样让两人感到了不简单。

    “呵呵,不用那么拘束,我叫熊昆请你们过来,是想请二位帮忙照看这家店的,这样吧,我开个条件你们听听,韦普你就做店里安保部经理,暂时月薪一万,大川你先任副经理,暂定月薪八千。”周明落见两人拘束的态度,顿时就笑着开口,一句话也让韦普和齐大川全都神sè一震,刚想说什么,就被周明落再次笑着打断,“你们是熊昆的兄弟,所以我可以放心把安保部门交给你们,要知道玉器店安保工作是很重要的,这薪水不算高,不过也要有个适应过程,这条件你们觉得如何?”

    玉器店的东西真的是不一般的贵重,安保方面的重要xing也远超一般地方,比如上午最初时因为安保部门不作为,轻易就让店里流失了一部分低档饰品,这还是好的,若是安保部门长期不作为,或者监守自盗,那恐怕店里损失的可能就是价值几万,几十万或者上百万的首饰了,所以这个部门必须的是值得放心的人才行,而且要有能力。

    同样的,因为重要自然也不能亏待对方。

    周明落给两人开出的薪水的确不低,要知道一般的保安工作,现在哪怕在羊城月工资也就是2000至3000左右,经理级高些,但也很少有上万的,这也是两人来之前的薪水阶层,现在一下子就是开了一万、八千,怎么能让两人不震惊,但还是那句话,这个部门太重要了,必须得用放心人,要用有能力的人,如果日后这两人表现得力他肯定还会继续为两人加薪的。

    “很好,这个条件我们很满意!”

    “老板放心,就是拼了这条命,我们也会把事情做好。”

    ……

    又一句话语落地韦普和齐大川才彼此对视一眼,又看了看熊昆,全都忙不迭的点头,来的路上熊昆可也打电话多少介绍了下这里的情况,介绍了老板的为人,现在对方这么信任他们,还给开出这么高的薪水,他们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而且对方一上来就这么信任他们,虽说那是因为熊昆的关系,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越发觉得要把事情最好才对得起熊昆这个兄弟,才对得起老板的信任。

    “呵呵,那行,现在店里缺的就是一整个部门,你们两个直接上任吧,熊昆,带他们去店里转转,大致熟悉下情况,安保部门的招聘也交给你们了,等下班后今天给你放假,和你兄弟聚聚。”周明落也满意的点点头。

    那边熊昆更也立刻笑着点头,带着两人就走。

    这两位一走,后面的李东阳才诡异的上前道,“老板,那我们现在?”

    由不得李东阳不神sè诡异,太猥琐了,太下流了,太无耻了!

    这是李大佣兵现在对周明落的评价,好吧,谁让小周在两个多小时前找他做了一个那样的实验?可差点没把李东阳给吓死,最初面对周明落的命令,他还很疑huo,谁知道等真的奉命而去了才知道自己成了萎哥,不管如何都没了一丝雄风,那真是把他急坏了,男人能在这方面说不行么?何况他李东阳还只是三十岁左右的青壮,一生中最风华正茂的岁月,要是那不行了真比杀了人还难受,所以哪怕明知道老板只是在他身上做个试验,可李大佣兵还是很快哭丧着脸跑下来,让小周放过他。

    他也终于知道小周要怎么整姓林的了,估计等那姓林的发现真相后,绝对再没一丝心思来找这玉器店的麻烦,而是开始去满世界跪求名医了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老板使出来的手段,恐怕这世上还没有哪个名医能解决。

    这整人的手段才是给力啊!

    以后要是老板看谁不顺眼就直接让对方变成萎哥,这简直太无敌了。

    而李东阳不知道的是,就在现在,某人已经开始跑着去看医生了……

    “玉器店也收拾的差不多了,重新走上轨道。”随着李东阳的话,周明落才轻笑着开口,收拾到现在,玉器店的确收拾的差不多了,外部因素应该解决了,内部方面这些人也暂时先用着,不过总体来说,这也只是解决了一小部分而已。

    要搞好一家玉器店,最主要的还是货源、加工和销售三部分,他现在收拾的都是销售部分,也就是眼下的店,至于货源,货源周明落倒是不担心,那边还有着平洲公盘呢,可是标准的货源地,所以眼下唯一剩下的问题就是加工了。

    玉器加工,也就是把从石头里切出来的翡翠加工成手镯、戒面、挂坠等饰物,这方面一是由现代器械代劳,二是请玉雕师傅,而且玉雕师傅是必须的,一般中低档翡翠,可以让器械加工,但中高档翡翠则必须请玉雕师傅才行的。

    这家店原本也是有玉雕师傅的,不过却被林家带走了,但这方面也不用急,倒是可以让王锋芒几人帮自己介绍个。

    一开始周明落还没考虑好是自己拿下店面经营,还是再转手卖出去,要来一趟看过才能下决心,现在视察完毕后,他才真有了自己经营的念头,因为这店的确不错,虽然暂时有点乱,可是各种方面都是成熟的,名气,声望,熟客,乃至店里各种专业人员都是现成的,自己就算经营,也根本不需费神。

    那何乐而不为?反正他可不怕缺少玉石来源的。

    至于现在,自己也是该去出面谢下方家的人了。

    之前附近的有关部门能那么凑巧的接到方少的电话当然不只是巧合,而是周明落知道外面某人有拿有关部门来观照他的意思,自然不能坐等着受观照,直接把电话打到了任立恒那里,让他照应下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