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微的海风吹拂,印度洋马尔代夫群岛以西,塞舌尔岛屿以北一处平静的海面上,五艘大型渔船正在呈品字型快速破浪行驶。

    为首一艘商船上,一名身高一米九多的英武男子稳稳立足在随海浪起伏的前甲板,手中军用望远镜也在时刻眺望着前方,一身黝黑的皮肤,爽利的短发,看上去也有几分迷人气息,若是不知情的外人一眼看来,恐怕绝对会觉得这是一名风度翩翩的成功美男。

    而事实上今年二十九岁的哈拉代·西亚德·雷,也的确觉得自己很成功。

    虽然他的成功是起源于抢劫海上的船只。

    他并不知道遥远的东方有句古话叫三十而立,不过对于自己目前的生活哈拉代却极为满意,更是一直在深深庆幸于八年前加入了海盗这份极为前途的职业。

    八年前21岁的哈拉代不过是索马里半岛东北部邦特兰内最大城市博萨索一名狱龘警,在博萨索最大的监狱里关押的大部分囚犯就是海盗,可惜在做狱龘警的时候,哈拉代每每都是入不敷出,日子穷困潦倒的一塌糊涂。

    结果有一次监狱里一名海盗出高价向他购买手中的枪龘支,企图逃狱,当时对方的价格真的很高,高的让哈拉代震惊。

    枪龘支在博萨索并不是什么难搞的东西,一些卖菜的集市,都可以见到贩卖龘枪龘支子龘弹的摊子,而且价格很便宜。

    你想想他们能摆在卖菜的摊子身边就能知道这是什么概念了。

    但在监狱里的海盗却的确是出的高价,一翻身就是几十倍的利润,这对于穷困潦倒的哈拉代来说简直就是一场洗礼,洗礼在于那些海盗们的阔气,豪爽以及富有。

    有此哈拉代联合几个狱龘警直接出售一批枪龘支,而后刻意在值班时消失,让那批海盗成功越狱,而他们几个狱龘警也在私下一商量,直接脱了警装做起了海盗。

    从最初的默默无闻,只靠贩卖给海盗枪龘支筹来的金钱起家,买一艘小艇沿岸抢劫,过程里也不乏危险,到最后逐渐发达,甚至靠着自己的声明而得到另一名大海盗头子的赏识,哈拉代能控制的手下也越来越多,财富也是越滚越大,大到了他以前都不敢想象的地步。

    他以前狱龘警时期年均收入不过几百美元,那些钱在现在的他手里简直就是渣。

    如今的哈拉代可也是博萨索的风云人物,开的是豪华轿车,住的是名贵别墅,玩得是最漂亮鲜嫩少女,简直就是神仙般的日子。

    甚至在博萨索哈拉代还是一位名流,出入结交也全是权贵人物,能做到这一切他都觉得此生真不虚了。

    “将军,那几艘货轮应该快要出现了。”就在哈拉代对着前方海面眺望时,一名同样肤色黝黑的短发男子就快步走来,笑着对哈拉代开口。

    “恩,让士兵们提起精神,随时准备战斗。”一听这话哈拉代才轻轻点头,根据线报,有几艘印度商船将会在这一带出现,至于怎么来的情报,事实上现今世界各国,大部分出海的商船都是有登记信息的,你从哪里出发开往哪里,运载的是什么都有各自的记录,这些是记录在各国政府手里,有了记录也方便管理,但毋庸置疑的是有了记录之后,也方便海盗们行动。

    不管是黑客入侵还是收买什么的,只要有用的方法就能被人利用,据哈拉代所收来的消息,这里即将出现的就是一个印度影响力不小的商业集团手下船只,若是拿下的话,必然会为他的财富阶梯再增添不小的一段延伸。

    这是一次大行动,所以哈拉代才会亲自带队行动。

    不然以他如今在索马里海军里的地位只是小打小闹的话,他都根本不需要出面的。

    索马里海军本是那位曾经赏识提拔哈拉代的海盗大头目一手创建,并为之命名的,那位大头目更是自称上将,而在其下才有哈拉代以及另外一名中将。

    这么做可能是大头目想为己方的行为披上合法的外衣吧,他们还有自己的新闻发言人,对外宣称索马里政府无力维护海洋权益,外国船只公然侵犯索马里领海主龘权,掠夺索马里的渔业资源,那么他们就要自己捍卫自己的主龘权等等。

    说得好听,其实哈拉代对此多少有些不屑,索马里沿岸的海盗群体最初的确是因为世界各国渔船公然进入索马里领海掠夺其渔业资源,搞得大量索马里渔民损失重大,几乎连生活都维持不下才不得不公然反抗。

    最初的这些人在索马里方面来说的确是正义的,也不能称之为海盗,而是英雄,因为这里的贫穷落后,他们的捕鱼手段和韩国、日本等地相比,真的是根本没有一点竞争力。

    但自从经过多年发展后这一切其实早就变了性质,现今他们虽然也打劫渔船,但更多还是喜欢搞商船货轮等,因为利润高。

    别的不说,哈拉代作为索马里海军的“中将”之一,每年靠劫掠勒索就有数百万美元入账,大头目那边更是每年数千万美元进账,这哪里是只靠劫掠渔船就能做到的?

    “如果我真的是索马里海军中将,恐怕就是全世界最落魄的海军中将了。”苦笑一声,哈拉代才扫了自家船只一眼,是啊,哪个海军中将手下连一个炮舰都没有,只有五艘渔船?

    但事实上做他们这一行是不可能是开得起炮舰的,开玩笑,世界上20多个国家都在索马里一带布有护航海军,一旦发现可疑船只就会上去搜索检查,若是他开着炮舰恐怕都出不了亚丁湾。

    眼下这五艘大型渔船就是如今哈拉代所有家当,每艘渔船配备五艘快艇,差不多30名船员。

    加起来150人,也全是他哈拉代中将的手下。

    一旦遇到目标他们就会包抄而上,用渔船充作母船,放快艇下去集结一批武装人员登船,控制了之后要么快速洗劫逃窜,要么压下来等着幕后老板付赎金。

    而遇到多国海军炮舰的话,他们也就会摇身一变成为真正的渔船,上了岸之后,更是正儿八经的民众,在陆地上过着潇洒自如的日子。

    据世界研究调查对外宣称,整个索马里沿岸近年海盗成员约计在一千多人左右。

    其实这全是屁话,至少哈拉代是很不屑一顾的,他手下就有100多人,而整个索马里海军里另一位中将手下也有100多人,外加那位大头目的精锐部队200多人。

    他们这一伙就是近五百人的组织,这还只是参与正规劫船活动的人数,若是加上其他外围情报什么的,整个索马里海军总人数都在七八百左右,而索马里海军也不过是整个海盗集团里排名第二的海盗团伙。

    此外还有排名第一的邦特兰海卫队、排名第三的索马里海岸护卫队,

    以及排名第四的半岛水军,和一些零散的小团伙之类。

    那加起来只有一千多人么?纯属扯淡。

    命令已经下达,哈拉代手下一百多人也都动了起来,部分人都集结起来全副武装,一旦等接到命令就会开着快艇去冲锋,洗劫。

    谁都知道索马里一带海盗多,一般商船要么有护卫舰护航,要么有自己的武装,眼前这一次目标也不例外,据说有两艘印度军舰护航,所以哈拉代才会动用所有力量。

    听起来用渔船加快艇对付军舰似乎有些荒唐,但事实上09年五月就有一批索马里海盗乘坐一艘母船外加两艘快艇试图袭击法国海军雪月号导弹护卫舰,还是当年五月,两艘海盗船追击美国海军干货与军龘火船,差一点就成功,因为海盗们射程有限才让对面逃之夭夭。

    军舰不是万能的,海盗们都是伪装成渔船、商船等等,打得国旗也是各式各样,谁家军舰也不可能一见渔船、商船就放导弹,等那边距离近了靠着快艇冲刺时用导弹估计也难打,毕竟快艇冲刺时很灵活的,只能对拼枪龘支之类。

    只要多方面合围包抄,拼着流血死人,一旦登上去利润也更大,毕竟能用军舰护航的一般都是大饼。

    这是一场硬仗,哈拉代的目光也渐渐冷峻起来。

    能抢劫这么多年还活下来,他本就是胆大包天的人,如果这次自己能成功所能得到可不只是金钱利益,更将会是声望,在团体内的声望,对于已经不怎么甘于一直屈服在大头目之下的哈拉代来说这就是一次挑战,哪怕对方曾是他的伯乐,毕竟海盗们虽然试图洗劫过军舰,但至今还没有成功的。

    可惜……准备很充分,奈何一直等啊等,等了好半天,消息中的印度货船却一直都没有出现。

    “将军,有些不对……”

    之前那位上来汇报过一次的黑人男子也察觉出了不对,很是小心的上前汇报。

    “该死,我们可能被骗了。”哈拉代却是猛的一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