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车子虽然开了出去,可奥迪内正在开车的méng禾依旧是满心惶恐,强忍着无边的痛苦,很是心惊不已的看向熊昆。

    他真是怕了,这辈子他都没遇到过这么凶残的人啊。

    对方竟然在闹市区就敢随便对他开枪,现在若是真跟着对方走的远了,到了什么偏僻的地方,那后果还用想呢?到时候对方就是真的开枪杀了他,恐怕也不意外吧。

    对于熊昆这样的家伙,他真不觉得对方会不敢杀人。

    可就算知道若这样按对方的指示去做,一旦到了偏僻处,自己的xing命可能就会遇到极大的风险,但他也真不敢不开啊,不开?那边一枪枪下来,他也真怕在这里就被对方干掉。

    比较起来乖乖听话开车,至少能多活一会。

    不过面对这话熊昆却只是嬉笑一声,手里枪还是抓的稳稳的,似乎只要车子一停,或是车里有什么其他变故他就会马上开枪似的,而且这把枪更是蓦地一滑,对准了méng禾身体某处。

    “我爸是méng晋,你去打听打听,他很有钱的,你到底想干什么?想要什么?都可以,大哥,那里可不能乱指啊。”一被指到那里,méng禾顿时身子一僵,当场就有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更是忙不迭的开口。

    可这句话却又让熊昆蓦地一瞥嘴,“méng晋?手下有个奉业集团么?就他那点小钱我还看不上,老老实实开你的车,别怪我没提醒你,你tui上有两处枪伤,若是开的慢了流血都能流死你。”

    熊某人说的是实话,早从老板那里得知méng禾的底细,也知道了méng晋手下的奉业集团,虽然在江南省省城算是大建筑商了,别说全国范围了,江南省他都差得远了,仅局限于在省城有点名气而已,可建筑商这东西手里又能有多少流动资产?那边也不过是从这个那个手里捞点工程,吃点东西或者转包出去,或者自己做而已。

    他熊昆现在可也是有一亿多美金的净资产的,折算成人民币也有七八亿人民币左右,这是净资产啊,对méng禾那点家业还真看不上,更别说跟着老板,指不定啥时候又会发大财呢。

    这小子还以为自己是冲钱来的?

    甚至熊昆更戏谑的看了看méng禾的tui伤,那里依旧还在慢慢淌血。

    老板已经说了,对于这样的家伙,仗着自己有黑背景,在校园里调戏别人的女朋友,事后还能主动通那边男生几刀,让其重伤住院,最后还要对方大庭广众下向他道歉,不然就要把人家送进牢里,这样的家伙完全可以狠狠收拾一下,只要不弄出人命就行。

    他自然也不会有丝毫怜惜。

    至于怎么收拾?恐怕等一下这位就会分外清楚的知道了。

    等这句话落地méng禾才再次一滞,瞬间又变得泪如泉涌,是啊,自己现在不拼命开车也不行啊,要这么一直拖下去,流血都能流死他的。

    也好在那只是两个子弹孔,到现在为止他还能撑得住。

    不过这位却也再不敢分心了,只是拼命发挥着自己的车技,跟着前方的面包车快速前行。

    但是开着开着méng禾才又突然一怔,因为他发现那辆面包车竟然在前方一个公安分局门口停了下来。

    “……”

    méng禾真是有些傻眼了,公安局?不可能吧,他原本还以为这几个家伙是要把自己等人搞到偏僻的地方,然后下黑手什么的,可是怎么开到了公安局?这简直他不可思议了。

    更让他傻眼的是那辆面包车不止在公安局分局前面停了下来,车里的人竟然也真有人下车了,最先下车的就是张北望。

    一瞬间méng禾彻底晕了。

    他都怀疑这两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竟然把他们往公安局了送?难道他们不知道他们虽然凶,可自己家在省城也有很大势力?

    这公安局算不上是他的地盘,但他父亲méng晋和市局一位副局长关系可是很铁的。

    他刚才都有无数念头,其中也有该怎么才能报警,让警察解救他之类,可他真是没想到会出现在眼前这一幕。

    但是……这两个凶恶无比的家伙,真的是脑子进水了么?

    在这一刻他却也突然有了一种不太美妙的预感。

    “愣着干什么,下车,真想流血流死你自己?”

    在méng禾发愣时,熊昆却再次一笑,很是古怪的道。

    他们的目的地就是公安局,老板的意思就是,这位是什么样的为人,他们就拿眼前这位的方式来对付他好了。

    一句话后,虽然还是充满了傻眼和疑huo,但méng禾还是马上一个ji灵清醒过来,忙不迭推门下车,然后惊悸的看了身后一眼,又看着公安分局大门遥遥在望,顿时一瘸一拐就向前跑去。

    “救命!救命啊!”

    奔跑的过程里,这位更是直直冲着前方分局门口的警卫呼救,这一刻,看到那警卫他简直就像是看到了自己亲人一样。

    “什么事?”

    ……

    这位奔跑中那边面包车里几人也逐一下车,这一下车,就是四个人胳膊或是tui上都在淌着血,还有人奔跑呼救,门口的警卫也瞬间惊动,直接就也匆匆赶了上来。

    当然,那是因为熊昆两人的枪支已经收了起来,不然恐怕那就是另一幅情景了。

    “他们有枪,要杀我。”

    终于跑到了那警卫身前,méng禾才唰的躲在对方背后,充满惊恐的指向后方熊昆两人。

    这句话倒让警卫蓦地一怔,很是狐疑的看去,却没想到熊昆也直接踏步上前,板着脸道,“警察同志,我们是来自美国的投资商,却没想到会被这几人意图攻击,因为他们也携带的有凶器,迫不得已之下我们才不得不反抗,制服了这几个凶徒后,就送来交给你们处理。”

    “这是我的持枪证,还有名片,对了,我们是贵方韩市长邀请来的投资商,也希望您能将这件事尽快通报韩市长。”

    板着脸说话,熊昆不止是亮了下自己有枪,更是把持枪证和名片也拿了出来,随口更报出了省城杭城韩市长的名字。

    这,不止是本还在狐疑的警卫瞬间愣了,就是以为终于找到了救星的méng禾也瞬间彻底傻眼了,包括几个同样下车,同样准备向警察求救的大光几人,全都是傻傻的看着熊昆,还有同样上前亮出自己持枪证和名片的张北望。

    所有人都是一脸的错愕,满脑子呆滞。

    ……

    同一时间。

    江大附近某饭店包房内,笑着站在包房内嵌的卫生间里,周明落也正笑着和人通着电话,“韩市长,这样吧,我和朋友一起吃了饭,马上去拜会您,不用,我自己过去就行,不过,有件事是这样的,我那几个美国来的投资商朋友,在考察时遇到了一些意外,被几个本地人拿着刀具……”

    “有这种事?”小周前面的话还好,后面半句话却是让手机对面的声线蓦地一惊,而后就充满愤怒的道,“周先生,你放心,这件事我马上让人去查,您放心,杭城绝对没有所有的黑势力,投资环境绝对是可以放心的,这样,你先用餐,我这就去调查,尽快给你答复。”

    “那好,我不打扰你了。”周明落也再次笑笑,才挂了电话。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他原本在杭城真没有太深的关系,如果硬要说有,也就是认识江南省翡翠玉器行业最大的珠宝商,那是在平洲公盘时认识的,但交情也一般,还有就是在定水带展览结束后庆功宴上认识了一两个江南省的人,其中一个就是那边韩市长的弟弟。

    同样是交情不深,但也算可以。

    如果直接让他们帮自己办这办那,周明落自然不好意思开口。

    不过……不过他也有很多方式可以运用,比如投资就是一个好办法。

    说到招商引资,这些年恐怕不管是国内那个地方的政府都是颇为热衷的,小周也的确有那样的实力,打完篮球回去洗澡的时候,直接给韩市长那位弟弟打了电话,说是自己几个朋友有意在杭城投资,更说了规模不小。

    那的确是不小,周明落手里至今还抓着诸神的黄昏凑出来的十亿美金没用呢,外加就是上一次出海,轻松捞了五亿上来。

    松松的说他要真想在哪里投资,眼下再搞个百亿人民币左右的投资一样是轻而易举的。

    当然,如果只是为了折磨下méng禾就把近百亿的财物仍在这里,绝对是扯淡,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