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教父?一餐厅里一群人再次都惊得瞪目结舌时,楼上,周明落却也诡异的扫了西尔斯一眼,他真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会是堂堂哈佛博士,毕业后一头扎进黑帮,混到现在更是美国最庞大的黑帮之一的首脑,都被誉为新一代教父的角色了。

    这些都走进了楼上客房后,西尔斯和克莱门特站在对面几步外……李东阳则小声趴在周明落耳边低声解褡的。

    ‘老板,这家伙野心很大,的确是想在美国建立一个地下王国,原因却是小时候家里经常受到当地黑帮欺压,让他觉得很不爽,从小就立下过志愿要做一个警察,扑灭罪行和阴暗,不过后采越长越大,逐渐明白了这个世界不可能只存在白色的道理,所以志向才彻底转变,变成了要立志打造出一个受他管辖的地下世界,然后把罪案和不平等欺压,压制到最小程度。”

    “他也的确做到了一部分,现在美国有好多城市都有他手下s党的身影,而且s党成员,虽然一样有很多是经营黑色产业为生,却从不欺压平民,甚至会帮助警察维持秩序,在他把持下,各地政府对这和状况都极为乐见,民众有时候对。党成员,比警察的态度都好……”

    又一番细细解经周明落再次哑然,看着前方站在那里的西尔斯,眼光也是越来越古怪,这个家伙他都不得要暗赞一声,了不起。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想要世界全部都充满真善美,没有一点阴暗和黑暗,那就是神都做不采工

    最好的刃法无疑是控制住阴暗面的力量,然后尽量把各和阴暗降到最低点,周明落以前也是这么做的,不过他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党党魁也是如此做的:

    美国也不是天堂,以前一栏是黑帮盛行之地,最富盛名的莫过于黑手党了,不过黑手党也只能算辉煌过一时的黑帮组织,近年来这个党派已经逐渐式微,原本遍及全国的黑帮组织只能盘踞在纽约和芝加哥两个城市,由于美国政府的持续打击,五大家族同样是越来越萎靡。

    不过黑手党的衰落,无疑也为其他帮派的崛起提供了足够的土壤和机遇。

    估计眼下这个一手创建s党的党魁同学,就是趁着这样的机遇箔起的:

    等真的知道了这些后,周明落看向西尔斯的眼光也多出了不少赞许,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黑帮老大啊。

    ‘周先生,冒昧前来拜访,给您添麻烦了,我也准备了一份小门、礼物,不成敬意,希望您能收下。”这边流露出欣赏的眼神,希尔西却是一笑,很快也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长盒子,笑着递向小周:

    这并不是佣兵们准备的,只是西尔斯自己准备的:

    他也是聪明人,知道犁边李东阳应该是在介绍自己的底细,而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确和李东阳是旧识,那都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同样是因为一些雇佣任务双方才结识的。

    所以对于李东阳原本所在的潘多拉组织究竟有什么样的实力,西尔斯一样是很清楚。

    他算是美国眼下最庞大的黑帮组织之一。党的党魁,可对上潘多拉依旧没多少优势,美国自从黑手党的天下一去不复返后,也真的是重新崛起了不少黑帮组织,而眼下的大型黑帮就有四五个,每一个势力都遍布许多城市,还有不少城市是松散状态,没有统一的地下势力,只是一盘散沙状态。

    西尔斯以及他的s党也不过是美国大型黑帮之一,还是在美国一国之内,而以前的潘多拉却是全世界排名前三的佣兵组织。

    可以说两者如果比人数,他的。党随便拉出来一块,一人撒泡尿就能把潘多拉所有人淹没了,但如果比战斗力潘多拉一鹿核心人物出采刺杀他,他躲在老巢里外面属派个几百人保护都不顶用的。

    两者性质不同,所以真论实力也不好比较,但毋庸置疑的一个潘多拉就是让他必须正视甚至是忌惮不已的存在,可周明落呢?

    那是一把抓了世界排名前十的佣兵组织其中之四,吓得其他十大里的六大见风就逃的恐怖家伙,这样的人物带给西尔斯的一样只有深深的压力和敬畏。

    如果有机会他真是想好好结识一下的,这次来他自然也只是认识一下,最好有一些交情,然后慢慢维持,即便不能多交好,但也一定不耳以交恶:

    多一个强力恐怖的人物做朋友,那绝对比多一个强力恐怖的人物做对手好得多,而对于一些既不是朋友又不是敌人的强力恐怖的人物,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努力把他们发展成自己的朋友?

    这也是西尔斯能走到今天的秘诀之一了

    当然他是个聪明人,所以在真有机会结识周明落时,一开始摆出采的就是谦卑的低姿态,他也根本没资格傲气不是。

    “呵呵,西尔斯先生太客气了:“知道这家伙不是一般的黑帮人士,周明落更有些欣赏和赞许,那最初的拿捏自然也消散了下去,跟着就接过对右手里的盒子,等打开一看才发现这是一套玉扳指,共计七个。

    其中白玉扳指两件、碧玉扳指两件、汉玉扳指一件,青玉扳指一件、赤皮青玉扳指一件,所有扳指中膛大小,样式基本一样。

    等周明落又细细拿出来岘看,刁发现碧玉、汉玉、青玉四件扳指上都煎有乾隆时期的御制诗,是常用的回纹边和万字纹边。

    看着看着周明落眼光才微微有些轻变,好笑的看向西尔斯,“这是五年前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的那套玉扳指?”

    扳指在古代是一种护手的工具,带于勾弦的手指,用以扣住引弦,放箭的时候也可以防止急速回抽的弓弦擦伤手指,古人亦称之为机,意义类似于扳机。

    这东西最早出现在商代,春秋、战国时期已经十分流行使用扳指了。

    几干年采变迁扳指形式多和多样,蒙古族满族所用通常为圆柱体,直到口世纪以后,满族才将扳指发展为一种首饰,主要也是因为那个时期火器已经开始盛行,扳指的作甩自然变下了许多。

    这东西也是古董07年苏富比拍卖会上一套七件的乾隆御用玉扳指登台,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最终被一名收藏家以办强万港元的价格收入囊中,从此创下了玉扳指的市场最高价。

    而眼下西尔斯送过来的这礼物,就是和那一套一摸一样。

    这是西尔斯从那位收藏家手里买来的?那这次这家伙送的礼物倒也不便宜,一下子就是四五干万,可以肯定的是经过这么几年的时间,这套东西的价格肯定又有了新的上升,这毕竟是乾隆皇帝的御用之物,不管是选材做工还是各和纪念意义,都是很不错的。

    皇帝的御用之物,拿在手里可不就是有着不小的纪念意义么?尤其是这和东西在一些本就有能量有地位的人手里,恐怕更会蕴含别样的意义:

    “知道周先生喜欢古董,这套贵国的前朝帝王御用之物,倒也契合先生的身份:“随着周明落的话西尔斯再次一笑,很是谦逊的道。

    这也再次让小周笑了,很是古怪的看着前面的老外,这家伙的马屁拍的简直走出神入化啊,什么叫前朝帝王御用之物契合他的身份?暗指自己是君主帝王?不过跟着周明落还是浅笑着道,“你的心意我领了,但这套东西我不能要。”

    无缘无故的,西尔斯又不是李东阳等人的手下,只是朋友而已,他哪能收这价值几干万的礼物?要是李东阳等人庶意栽培出采的黑道人士,是他们的手下,那也算是小周的手下了,对于下面人的孝敬周明落不会一栅拒绝,也是看情况该收就收,但对于外人他的手可不软。

    ‘周先生,请您一定要收下,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交您这个朋友。”西尔斯倒也不意外,只是再次谦和的笑着道。

    不得不说这位的着装、气质已经外型,加上那谦和的笑意,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黑老大,更别提教父了。

    搞得小周也是一阵神色古怪,随后又默然了一下周明落才蓦地道,“东阳,给他开张支票,西尔斯先生是什么价格收来的,加一成……

    这东西他肯定不会白拿,而这套玉扳指,他也多少有些喜欢,那自己还走出钱买下吧。

    “好的,西尔斯,老板不会白拿你这么贵重的礼物,你的心意,我们会记着,不过……”李东阳也立刻开口,更是笑着看向西尔斯:

    原本周明落还觉得那边会继续坚持一下,毕竟这位上一句还要小周一定收下什么的,却也没想到西尔斯随着这话后,又看了眼周明落,直接开口,“我当初花羿了西万美云……”

    周明落眼中再次闪过一丝欣赏,他知道这当然不是对方真的特别想要钱,说得不好听了,人家新一代美国教父,眼巴巴跑来中国拜见自己,当然不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