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是我,不要是我!”

    “擦,过去一点,过去一点!”

    周明落猛的弹了下指针,接下去就是一圈圈飞速的旋转,当指针的旋转速度逐渐变缓时,房间里也响起一声声呼喊,一圈围在桌子前的八个人全都在紧张的对着指针嘛祷,希望那玩意不要转到自己面前。

    这方面就是周明落也不例外,他偶尔实验那么几次,也最多是有两三成把握把指针旋转到林超头上而已,而林超却是站在他身侧,可想而知他那么乘一下,自己的危险性其实并不比林超少多少。

    这和可谓整人的游戏,就连小周而也是怯怯的,一脸紧张的盯着转盘:

    热烈的关注下指针越来越缓,最终,在旋转到周明落所站的扇形区域前时,渐渐都有了不动的趋势,圆盘很大,所以八个扇形区域最宽的圆边上,足有十厘米左右的弧度,而这指针却在还有两三厘米才过界的地方就几乎不动了,周明落一张脸顿时黑了工

    越过这两三厘米才是林超对应的扇形区域。

    “哈哈,哈哈哈……“

    一见这样子一兹人人顿时全都笑了,林超更是笑的前仰后合,“行啊,哥们,第一炮就给自己开昏,看乘你真是迫不及待想表演了。”

    “”

    周明落也很快就变得欲哭无泪起乘,自己想整林超呢,结果把他自己搭进去了,这叫什么事啊,因为到现在那指针已经彻底停止了旋转,指着的就是他所在的位子。

    如果在刚才他能使用网,稍微再为指针加那么一把力,肯定能推倒自己想要的位置,不过怎么说呢,自己靠着非人的能力去计算实验已经有作弊嫌疑了,如果再连符篆也用上,那可就太出格了:

    他主贾是见了以前的好哥们,一时猥琐了一把,到时候就算是真抓到林超,也不会太难为他,具是想看对方的窘态而已,所以才用了一些猥琐的手段,但若是符篆也用上,这游戏就真的没一点意思了。

    “我认输,我倒霉。”并不打算把和好哥们重逢后的第一个游戏变得没一点意思,周明落很快就哭丧辜脸开口。

    更看向了他对面站着的人,原本是应该拨针的提问题,奈何他转到了自己,这提问题的权利也就落在了第二次序头上,也就是他对面:

    那个男生也是周明落高二时的同学,和他当时的关系不如林超,倒也能算是叶龙那个档次的。

    “我说明落,你真是太善待哥们了,你自己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在周明落看去时,对面那位也当场陇笑起来,一脸的不怀好意。

    “翔鹏,他要选真心话的话,尽量问高中以前的啊,那时候的事他说真话假话我可是门清,他要敢说假话我立马拆穿他,然后就是翻倍惩罚:“林超也笑着撺掇起来一脸的雀跃,这个游戏,真心话环节其实最重要的还是看本人自己的坚持,毕竟有些假话真话外人根本无法分辨,如果你说假话说不定也能蒙混过关,不过那样一来就也算是彻底没了意思:

    林超这也是算是在提醒小周要尊重游戏规则。

    周明落也再次苦了脸,看着对面王祥鹏一脸的坏笑,自己要选真心话,真指不定对再能问出什么问题呢。

    大冒险?估计这玩意打击更大。

    而要是直接认输,就要光着膀子在走廊里做三十个俯卧撑,这一样很猥琐,可以说眼下周明落的身份放在外面,一市市委领导都是要仰望的,你见过哪个市委领导光着膀子在走廊里做俯卧撑的?

    “我选真心话。”纠结了片威周明落还是选择了真心话,这是他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办法,捏着鼻子认了吧。

    “真心话好啊,问他撸管用什么姿势!!”

    一语落地,对面王祥鹏嘴角的奸笑还没扩展到最大,林超就开口怪笑着道,这话也顿时让周明落满头黑线,至于桌子边其他人也当场差点笑趴。

    整个屋子里也只有杜春来是作壁上观,听着这样的话不止没大笑,反而在嘴角闪过一丝讥笑,仿佛是在嘲弄这帮人的幼稚程度,竟然玩这和游戏,虽然刚才他是洗牌的,不过只是碍于女朋友的要求无法拒绝,事实上对于这什么林超的婚礼,他压根就不想来,只是自己的妹子想带着自己来陪衬一下,甚至有某和炫耀的心理,他也不好太冷淡罢了,但这人是来了,他却也压根懒得和这边交流什么。

    这位的心思一群人自然没留意,王祥鹏随后也只是持续贱笑,笑了好片煎才对着周明落道,“算了,这么多年不见,第一次开口也不好问过分的问题,你就说说你和林超有没有基情吧?高中的时候,我一直怀疑你们俩是断背来着……”

    “我靠,你个**问的这是什么?”这问题周明落和林超同时都反映剧烈,林超更是张口笑骂:而周明落则是满头黑线,这还是不好意思说什么过分的话?

    “当然没有!”果断的回答,小周看向王祥鹏的眼神也是充满了纠结,而看着两人都是满脸崩溃的样子,桌子边其他人也再次笑的一塌糊涂,对于周明落的回答自然也没人质疑,这么问其实逗乐的趣味更多。

    笑过后周明落才也轻咳一声继续转动指针,上次他输了,就有这么一个好待遇,不过这一次他却不准备再作弊了,而是准备听天由命,上次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而现在只靠计算他依旧最多有两三成把握转到林超那里,那还不如不来,除非他继续加大作弊的步伐。

    不过让周明落郁闷的是这次等指针快速旋转,又逐渐变缓,快要停下的时候,竟然还是在对着他的扇形区域里转悠,看着那已经快要趋于停滞的指针,周明落满脸崩溃和紧张,不会吧,这次自己没作弊,竟然还有中枪的趋势?

    而其他人在此变却早再一次纷纷笑的前仰后合,对面的王祥鹏也是再次贱笑着搓起了手,更是兴奋的道,“明落,你太热情了,这是让我表演啊,不过这次我可不会留手了。”对,不能再留手了,你刚才的问颇太扯淡了……“不是吧“林超也刚刚兴奋的附和,但笑声还没继续多久就见那缓缓移动的指针,竟然晃悠悠跨过了周明落的区域转而进去了他那里顿时让这位当场傻了眼。

    周明落却哈哈一笑原本的担心和紧张彻底化为了狂喜,他刚才真没作弊啊,这指针竟然真的绕过了自己?原本还想着是自己倒大霉呢,没想到来了个最好的结果:

    大笑中小周更是扬眉吐气的厉害,直接看着林超道,“这次可终于该我报仇了,你刚才不是叫的很欢么?看我怎么收拾你!你自己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林超当场苦了脸刚才真是他跳的最欢,现在见到周明落一脸淫荡的样子,真把他纠结的不轻自己这次可是死在小周手里了啊,撞个正着,毕竟正常情况下是拨针的人出题,只有自己拨针转到自己时才会有对面出题,思索了片刻林超才终于苦哈哈的道,“我选大冒险吧,明落,你可别让我太纠结啊咱们可是好哥们工……”

    “让他当着咱们的面撸管,明落,该你报仇了!”

    这边话语刚落那边再次冒出一声雷人不已的话,直接让林超脸都绿了。

    周明落却是哈哈大笑,然后略一思索就开口怪笑道,“我本采也不准备难为你,可是你上次叫的太欢乐了,这样吧,现在你出去站在门口,等下一个路过的人走过时,就开口表白,女人不算只能对男人来……”

    ……六

    “噗~”

    小周这话直接让屋子里一怔,而后有人当场失笑出声,看着周明落的眼神也充满了异样,这家伙也是够损啊,只能对男人表白?

    林超更是听的脸绿的可怕,看向周明落的眼光都恨不得杀了他。

    可小周却很无奈的一摊手,“没办法啊,你这小白脸潜质太明显了,要是让你对女人表白,说不定真会引出婚变呢,我可担不起这责任:“

    一句话又让屋子里一阵欢笑,是啊,林超这样的小白脸换了女人的话,真有可能出问题的,主要这厮太帅了。

    “哥去做俯卧撑去。”林超也再次崩溃,伸手就准备解西装。

    但屋子里也马上响起一片嘘声,“不行,不行,惩罚只是措施,不能第一叮,就流产啊,你要是这么开头,下面咱们还怎么玩啊。”

    “对啊,你们男人的惩罚只是光着上身在走廊里做俯卧撑,这也太轻了,我看得改改,至少也得改成穿着内裤在走廊里做,或者光着上身在酒店大厅里做“不然都做俯卧撑,还玩什么啊。”

    狂热的喧闹下林超脸色也是绿一阵黑一阵,那么多人都这么闹,他似乎也真拉不平这脸了。

    “好吧,我豁出去了!不过你们给我等着,迟早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