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笑不得的起身,周明落踏步就朝着母亲走去,而见儿子走来,周母依旧是拉着那空姐的手不住笑谈,可以看得出那空姐此刻也偶尔会在眼中闪过一丝哭笑不得的意味,但整体上,那依旧是笑的极为甜美,很认真的在聆听着周母的诉说。

    这也不奇怪,客机里头等舱的客人,所接到的服务自然也要更好一些。

    也是见自己走到近前,母亲依旧没有丝毫刹住话题的趋势,周明落再次崩溃不已,轻咳一声才尴尬的笑道“妈,你还是回去休息吧。”这当然不是觉得母亲这样的行为丢人了什么的,只是他不想让母亲胡乱给自己牵线罢了。

    “休息什么,我又不累,小刘人可好了,刚才我还不敢和她说话呢,是她主动帮了我不少忙,帮我拿洗手液什么的,我才敢和她聊天的。”随着周明落的话,周母却瞪了周明落一眼,再一次夸起了身侧的空姐。

    “那是我应该做的。”小刘也再一次哭笑不得,继续甜笑着接口。

    “呵~”周明落干笑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顿了一下,他还是无奈道“人家还要工作的。”头等舱并不是只有一个空姐在服务,眼下也暂时没有人按呼叫器什么的,不过周明落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委婉的提醒一下母亲。

    母这才一怔,随后就急忙对着小刘道“那我刚才没打扰你工作吧?”

    “没有。”空姐的笑容依旧。

    周母这才松了一口气,更似乎是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不过顿了一下后还是无奈的道“那算了,我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了,等下次回来时,我还坐这班飞机找你。”

    又对着那边说了几句,周母这才依依不舍的回了座位,倒也让周明落又一次郁闷的厉害“抱歉,我母亲刚才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希望你见谅,也别放在心上。”郁闷中,周明落也古怪的冲着眼前的小刘道。

    “呵呵,没事,你母亲人ting好的。、,那位依旧是笑,很客气的回了一句,不过怎么说呢,现在这位看着周明落的眼神,真的有些古怪,仿佛是想大笑又在强忍着。

    是,头等舱的客人一般比较尊贵,但其实现在这个年月,也真不一定坐头等舱就都是权贵富豪,毕竟这舱位价格也只是比经济舱贵了些而已,普通人要想享受一把也是可以的。

    她在这里服务态度很好,但那是本分,但本质上对于机舱里的客人,也不会见了谁都低声下气的。

    不过今天这事这位也觉得满心古怪,以她的容貌身段,外加青春无敌,平时上班被男乘客故意搭讪要联系方式再正常不过,可碰到一个母亲替儿子那么做,实在是头一遭的。

    当然,她并没有嘲笑那边的意思,就是单纯觉得这事比较好玩而已。

    “呵,那你忙吧。”周明落也再次尴尬的一笑,招呼了一声转身就走。

    等回了座位,周明落还没来得及开口发问,就见坐在里面的母亲蓦地一笑,探着头过来“小落,那个小刘人真的很好啊,要不你试试?”“不用了,那边我都给你带回家看过了啊。”周明落一捂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那是带回家了,不过不是还没结婚么,一天没结婚,没定下来,我怎么放心得了,在多找一个试试也没什么。”看到小周捂脸,周母却也不敢在强迫,只是忧心忡忡的小声开口。

    “好了,别说了,他的事他自己会决定的,让他自己琢磨吧。”倒是这时周父蓦地一挥手,多少有些不耐烦的道。

    周母还想说什么,不过看了看左右那么多人,而且有人是躺着在睡觉,倒也终于气鼓鼓的坐了回去。

    这却让周明落感动的一塌糊涂,泪眼汪汪的看着父亲,终于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了么。

    “周娄师、丁阿姨,明落!”

    又是两个多小时后,当客机稳稳在港岛机场降落,周家三口并肩而行,由小周拉着一个简单的行李箱,才一刚走出出站口,前面立刻就泛起了亲热无比的呼喊。

    等周明落抬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远处的萧明,一个多月不见,这位萧大哥依旧是沉稳帅气,似乎神sè比以前更好了一些。

    在萧明身侧,同样还有好几人,一个是穿着华贵衣装的何受,外加一个四十多岁,看上去沉稳凝重,额下留着一撮小胡子的五十许男子,除了三人外,后方一样还站着两个男子,一个面目忠厚,另一个却是身形ting拔,气质冷峻。

    甚至在几人身侧之外还围着几个拿相机,似乎想靠近拍照之类的男女,不过那几个男女却全部被另一名气质冷峻的男子挡了下来。

    一见这边过来,不止是萧明热情的招呼起来,就连何受和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也都热情的灿笑起来,倒是那边几个拿相机的,也蓦地就想举起来拍照,却被挡着他们的冷峻男子一抬手,很不客气的打断,似乎又严厉的告诫了几句,那几位才悻悻的放下了相机。

    会发生这一幕当然不值得太意外,那边留着小胡子的五旬男子,正是香港数得着豪门之一,何家第二代接班人,其身份地位,比起李超人的儿子是差了点,但也不会差到哪去,绝对一句话就能让港岛动一动的权势人物,可这样的人物,今天却在这里接机?

    这的确是很惊爆人眼球的事,不管对方接的是谁,恐怕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如此爆炸xing的事自然也很容易吸引一些媒体关注,自从这位和萧明以及何受站在这里后,已经吸引了好几批媒体过来,那边是劝走一批,来一批。

    这都不知道第几批了。

    那些被劝走的虽然不甘心,但又有几个敢得罪这样的大人物?

    “小萧,等久了吧。”不理那边的媒体如何被拒,这边随着萧明的招呼,周中元也是踏步上前,笑着开口。

    倒是周母在行走中略带着一丝担心和紧张的看向几个拿相机的人,她可没想到自己出来还会受到这待遇,刚才那几个明显是想抢着替他们拍照的,这对于一个五十多年来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fu女来说,真的是一种压力。

    周明落见状倒是急忙非住了母亲,更带着不满看向那几个媒体记者。

    这一道不满的眼神,顿时让那个冷峻男子大感压力,再一次强硬的开始撵人,就连本是站在萧明后方那个冷峻男子也快速低头,加入了进去。

    “明落,不好意思,知道你和周老师、丁姨要过来,大伯就也过来接机,没想到引来那么多媒体,前面还好说,都会卖大伯一个面子,这几个是小报狗仔队,撵走撵不走。”萧明也快速上前,更是歉意的开口。

    就连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子也踏步上前“周先生,是我唐突了,给你添麻烦了。”

    这位也正是何家最强力的继承人何忠厚,何受的大伯,港岛数得着的大富豪,要是被外人知道这位亲自过来等待接机等谁,等人到了还一脸的歉意,说着给对方添了麻烦,这要是传出去,绝对马上就能登上港岛各大报章头条的。

    可是在何忠厚乃至萧明和何受眼里,却全都觉得这一切再自然不过,根本没有一点突兀。

    谁让眼前的周明落已经猛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呢。

    人家别看年轻,可是背后的跟班都是可以一掷二三十亿人民币而面不改sè,只为讨老板一笑的角sè,那绝对是百亿富豪俱乐部的人物,不然不可能如此大气,但那样的人物,也只是人家一个跟班而已。

    索马里海盗够牛逼吧,世界各大国在索马里半岛博弈的产物,那种事情上一般的国家政权都未必能插得了手,可在这位手下,一样是听话乖巧。

    再有就是美国地下势力数得着的老大,控制着眼下世界第一强国大量城市的地下势力,都被誉为新一代教父级别的人物,在这位面前依旧是恭恭敬敬。

    可想而知周明落这样的人物,哪怕是何忠厚,一样是要放下身段姿态的。

    “算了。”面对那边歉意的话语,周明落也只能无奈摆手。

    不过他还是护着母亲,看向萧明道“萧哥,我这次和爸妈一起出来就是旅游下,你可别搞那么兴师动众。”

    “是啊,小萧,咱们也不算外人,千万别太客气,不然我们下次出来可就不敢找你们了。“周中元也笑着看去。

    说了这么几句,一行人的互介绍了下,跟着才齐齐走向机场外,一路上依旧是保镖开道,也再次惹得附近不少人侧目不已。

    等出了机场,看着外面停着的银白sè劳斯莱斯加长房车,以及保镖司机恭敬的迎接,看着父母望着眼前的车,还有左右不少看热闹的人射来的眼神,都有些慌乱的神态,周明落却当场苦笑起来,他都真的怀疑,这次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