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何家那边的招待,周明落一家三口的港岛之行真不需要半点怕生,房车一路直达酒店,先是开了套房安顿下。

    那边才笑着邀请周家人共进晚餐。

    “周老师,丁阿姨,要说你们既然来了,就应该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你们过来还要住酒店,那多不像话。”晚餐是应了,开着车继续向饭店驶去的过程里,萧明倒是笑着开口,略带着一丝怪责。

    之前他们的确是想直接把车子开到何家在蓝海湾的豪宅的,更是准备这几天就让周家人住在家里,不过周明落这边却是觉得不太合适,坚持选择了在酒店下榻。

    “那不合适,还是住酒店方便。”周中元笑着摆手,那边家大业大,一大家子人太多,真不合适打扰。

    甚至在刚才那边还说准备办个大型宴会,特地为几个人接风洗尘呢,这一样被谢绝了。

    毕竟他们只是出来旅游而已。

    “小萧,咱们真不是外人,你也真别太客气。”

    周母也再次开口,如果那边太客气,太热情,她还真有些不自然的,其实最初刚一上着车她都多少有些拘束,主要是这房车看上去太夸张,太奢华,她不是没坐过好车,小周平时开的车一样不便宜,不过内部设施比起这个依旧有差距,也是那边不管萧明还是何忠厚,全都极有说话的技巧,言谈表情很容易让人如沐春风般舒畅自然才渐渐打消了这拘束。

    “呵,那我这几天就陪你们多逛逛,你们想去什么地方,我一定带到。”萧明这尊也一笑。

    “那肯定的跑不了你的,我们还指着你当导游呢。”周明落也笑着插口,他也是把这边当自己人看的,除了在让父母适应新的环境时,对那边更是丝毫不客气。

    一行有说有笑,进行一顿家宴式的酒席,席间随着酒来酒去,彼此关系也越发熟络宴罢后先是把这边回了酒店何忠厚才开着车子离去倒是萧明和诃雯也留了下来,在酒店里新开一间客房住下,拿酒桌上何忠厚这位何家眼下的掌权人的原话来说,萧明和何雯这几天的任务,就是陪好这边观光旅游。

    父母已经在隔壁休息,就是萧明和何雯似乎也有些喝多了,唯独眼下能称之为酒桶的周明落毫无醉意,花了十多分钟画完今天的符篆不只没有睡意反而越发精神起来,力倍的体能,眼下的周明落就是连着三四天不合眼一样可以神采奕奕的抱臂站在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前,俯视性的看着下方繁华的大都市。

    周明落心下却也默默一叹,港岛这样的大都市,老爸老妈初来乍到,似乎的确有不少不习惯,这是观念的差异,不过在这次旅行中他会尽量让二老的眼界放宽一些。

    至少不会再让他们随便会为了某些环境或条件而感到拘束。

    而事实上这也是周明落第一次来香港,而且是纯粹为了游玩,这些日子他一样是可以好好放松下的。

    “嘎~”

    一声兴奋的鸣叫从窗外闪过,却是一头大雕雄壮的身姿从窗外掠过,周明落嘴角也闪过一丝浅笑,这次他出来唯一带的也就是大海雕的,主要是这家伙方便,随时都可以没入天际,远远跟着就行,而看起来带着大家伙来到港岛这样的临海城市,大家伙也颇为兴奋,不要忘记它的学名就是白头海雕,近海的空气,才更适合这位吧。

    就在周明落笑着欣赏着楼层下的夜景时,一阵乎机铃声蓦地就从房间内泛起,回过了神,等他拿出手机一看,却是个陌生号码。

    “乖乖仔,出来喝一杯么?”

    等接通来电后,那边直接响起一声甜美的呼喊,是呼喊,声音很大,但哪怕是大声呼喝,听起来依旧很悦耳,就是背景音很噪杂,充斥着电子乐器和人群的欢呼。

    不过这一句话后周明落却微微愕了,这谁啊?声音有些熟悉,不过因为杂音太多,而且这声线在呼喊中明显和平时说话不大一样,所以一时他也没听出来。

    或许是知道他的疑惑,那边直接咯咯轻笑起来,“不知道我是谁么,你的号码是你母亲给我的,怎么样,长大后还需要妈妈帮你泡妹的乖乖仔,要不要来喝一杯?我在兰桂坊。”

    一听这话周明落才恍悟那边是谁,客机上那个空姐?自己老妈什么时候把手机号给对方了,更让他无语的是,那边还真打来了。

    兰桂坊,貌似是港岛内的酒吧和美食聚集地吧,看来这位长相甜美的空姐,夜生活倒也挺丰富的。

    但对这样的邀请他的兴趣并不大。

    “谢了,你自已玩的开心就行。”笑着说了一句,周明落都有了挂电话的意思,但那边却蓦地泛起一声惊讶的呼喊,“你不来?”

    “恩。”

    “确定么?”

    “确定。”

    等他晋一次肯定的点头,那边电话才啪的一声挂了,似乎有美女的邀请他竟然拒绝,很让那边吃惊和气愤一样。

    周明落却无语的笑了笑,随后就把手机扔在了身后床头,可就在这一刻,又有一声怪笑蓦地从门外响起,“桀桀桀,你应该去的,那个小妞是在呼唤你发泄玉望。”

    随着怪笑周明落愕然转身,而后眼睁睁看着客房的大门被从外推开,走进来一个……个头在一米九五还高,西装革履,剑眉星目,英俊的一塌糊涂的青年男子。

    男子脸色有些凄白,猛一看去似乎有些病态的样子,但这种病态,却又呈现出一种冷峻的气质,使其魅力大增。

    “你……”周明落皱眉看去,那边的男子却又怪笑一声,很是再得的摸了一下刀削般的脸廓,“怎么样,我这张脸还可以吧。”

    说完这话后也不等周明落回答,男子一抬手,两颗篮球大的绿色晶体就出现在了他左右乎心,“这是那只老鳄鱼体内的神石,现在是你的了。”

    轻轻一抛,硕大的神石就逐一飞向周明落,等周明落同样一扬双手顺利的接住,那边才再次笑道,“本是到家送给你的,谁想到你小子跑到这里,害我也又跟着跑了过来。”

    “你搞定了?”直到这时周明落才彻底确定这位是谁,再一次狐疑不已的在老僵尸身上打量一番,这位变化也太大了吧,以前那是满身烂肉,简直看一眼就能让普通人吓得混飞魄散,可现在看去除了有些脸色不自然的发白外,这绝对是一个充满了男性魅力的绝世帅哥。

    这要是放到外面,怕不得得勾的不知多少妹子春心荡漾的。

    “那是当然,那只老鳄鱼神智都没诞生齐全,在你眼里它或许很强,但那是因为它生前就很强,肉体已经强横到了蛮妖境,死后也继承了强横的肉体力量,但事实上它依10只是个低级尸妖,这一件阴阳灵宝它都元法护的周全,还会泄露大量死亡之气,我如果连这都搞不定,还有资格称为一代尸王?”老僵尸低笑一声,言语间充满了自得。

    不过说的也是,这位可是曾经的巅峰尸王,都是经常和释迦摩尼干架的存在,虽然修为一直在暴跌,可只要有死亡之气能施展术法,自然有千般手段对付一般的尸妖。

    就算那具大鳄鱼不简单,不能算是一般的尸妖,但对他难度依旧不大。

    从他抵达南太平洋海域到现在,也已经足足有一两个月时间了,这么长时间,他也只是用了大半个月积攒实力,而后又加上一帮骷髅人帮忙,过程虽然有些风险,可还是一举拿下了某鳄鱼。

    搞定之后这位过来自然是偿还小周人情的,毕竟不管是对方指出那只鳄鱼的所在,还是让一帮骷髅人帮他,都是大恩。

    换句话说若不是有骷髅人在帮忙,让他利用曾经的尸王手段结成杀阵,恐怕这么短时间,也真不可能搞定老鳄鱼的,如果只靠他自已,至少得多耗费一两年时间才行。

    现在又得了一件宝贝,老僵尸可谓春风得意,或许唯一不美的就是眼下得到的这阴阳灵宝,并没有他之前所得的好,比起那个还差了不少,但能在现在这年代还能找到一个这玩意,他也真是满足了。

    自得的大笑,老僵尸沿着小周的房间转了一圈,却很快就皱起了眉,“你这里怎么能没酒?”

    “你想喝,那咱们就出去。”周明落无语,不过托着手心里两块人头大小的神石,却也让他鸡动的一塌糊涂,这两个玩意,真大啊。

    当初能和这老怪物搞好关系,真是他做的最漂亮的事情之一了。

    “那行,咱们去兰桂坊,本王今晚也要找个女人临幸下。”一听周明落的话,老僵尸当场一阵大笑,可说出来的话却再次让周明落一阵瞪目。

    兰挂坊什么的?这老怪物也知道名字?

    额,难道是他听到了自己刚才的电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