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眼了,走眼了。”

    周明落也根本不知道,就在他刚驾着大海雕消失在夜空时,寂静的河边,两道晕厥的身影不远处的花池内,突然就从容走出一道身影,身影有些复杂的看着空无一物的天空,明显有些失神,口中也是喃喃低语。

    真的走眼了,若是小周还在,怕不是一眼就会认出这就是传说中一手创建道教的张道陵。

    此刻的张道陵,依旧是唐装加身,看上去就是一个气度不凡,仿佛世外高人一样的老者,他也没想到自己真的走眼了,还走眼的这么厉害。

    原本还以为那次遇到的周明落,根骨那么好,而且未经修炼就能察觉到他的灵识探索,绝对是万难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可现在看来分明是他错的离谱而已,人家身上是没有一丝修炼气息,可是刚才两只蕴含神兽血脉的家伙,却都在对方麾下。

    这,只能说明对方和他走的不是一条路。

    张道陵自上次离开西湖明珠后,并没有真的离开中合省,而是在另一处地方住了下来,为的也是想等等看看,等展览展出时,去看一看那几件人道至宝,还有就是等等看能不能还遇到其他和他类似的存在出现。

    至于周明落那里他留个善缘也就足够了,毕竟虽然之前小周在他眼里资质出众的厉害,让人爱才之心泛滥,可眼下的他根本没那个能力去收徒,所以也只能先留个善缘搁置下了。

    却没想到就在今晚,突然被他感应到一股不属于普通人应有的法力波动,也就是周明落挥手劈下来的雷电。

    他还以为是有和他一样的存在出现了,这才赶过来看看。却没想到会看到周明落在这里出没。

    这小子真是太让他意外了。

    而刚才虽然周明落和大海雕等人就在附近,却并没有发现张道陵的匿藏,这一点也不值得意外,以前老僵尸就说过,几个神兽里最强悍的小棕熊,也不过是相当于藏道六斩的地步。虽然如今时间又过去了几个月,几个神兽一直在壮大,但单纯的大海雕来说,他也就是藏道六斩或七斩的水准吧,而张道陵自身一样是这个境界。

    尤其是虽然境界相同,但有一点不得不说,张道陵可是千年老妖,曾经的道门教祖,一身修为只差一步就迈入了道祖境,真要隐匿起来。现在的大海雕想发现他根本是痴人说梦。

    幽幽从高空收回视线,张道陵满脸的复杂之色,又低头看了下地上的两个焦炭,才一摇头,踏步就向外走去。

    却没想到就在这时,一阵嘹亮的警车声蓦地就从一百多米后的马路上驶来,很快在路边停下,而后就从警车上跳下来两道身影。

    两道身影拿着电灯。跑着赶来这里,一灯晃到地上两个焦炭一样的身影,还有正背对着他们向外走去的张道陵,其中一个警察蓦地就一怔,“老先生。等一下!”

    他们是接到领导的命令这里有人被雷劈晕了,让他们过来收拾,接到这命令时,两个警察当场就石化了,今天大晴天的竟然有人被雷劈了?这简直就是奇迹。

    不过就算很震惊,两个警察还是马不停蹄赶了过来,没办法,领导很重视。他们也一样要重视,谁想到刚过来,就见到一个老头在这晃悠?

    他是报警的人还是其他什么的?在这荒僻的案发现场有人经过,总是要问下的。

    因为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报警的人,所以这警察态度很不错,语气也很和善,毕竟若是报警人能让领导那么重视的。肯定不是一般人,他能不客气么。

    却没想到随着这话,前方的身影却蓦地一顿,而后一步跨出,唰的就像是跨出几十米一样。瞬间远离,这顿时让还在保持客气的两人一晕。全站在了那里死死看向前方。

    而后两个警察就傻傻看着前方的老头再一步跨出,彻底消失在了夜色下。

    “妈呀,有鬼!!”

    啪的一声,其中一名警察手里的手电筒瞬间跌落,而后那警察也是惨白着脸,死死看着前方早已无影无踪的空旷地,牙齿都打颤起来。

    可不是,那一个老头,背影是云淡风轻的样子,轻松迈出一步,就像是普通人踱步一样,但竟然一步几十米远,两步而已,就彻底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这尼玛也他夸张了吧,可不就是鬼一样诡异?

    别说是他了,他的同伴虽然还在拿着手电筒没有掉落,但那位也是马上吓得浑身抖颤,额前也呼呼涌出一片密集的湿汗,更是惊疑不定的看着左右。

    真有鬼么?刚才那个莫非是鬼怪不成?

    今天这事本就很蹊跷,整个中州市都是月朗星稀,天空中连一丝乌云都没有,搭配和美的春风,天气好的一塌糊涂,可这大晴天的竟然有人被雷电劈晕了,本就让人惊疑,再加上刚才那一幕,这无疑是在冲击人的心理底线。

    尤其是这里还是一个河边幽静地,车子开不进来,因为没路,一侧是河流,一侧是绿化带,杨柳树迎风招展,花丛密集,放在平时哪怕是不久前,还有人为这里唯美的景色而陶醉,心生涟漪,可现在这幽静的环境却只会让人心里发毛。

    “小羽哥,怎么办?今天这事玄乎啊。”在那警察直冒冷汗时,那边的一人却唰的抓住了他的手臂,浑身轻颤的开口,更是狐疑的扫了扫左右。

    “上去啊,先把那两个被雷劈的带走再说。”小羽哥也是一颤,急忙用空着的手擦了下冷汗,才摆开了抓着他的手。

    “谁去?”那警察弱弱的开口,却直接换来一眼严厉的注视,意思很清晰,这还用问?

    “我去。”这一眼也让那警察直接心一颤,暗骂一声,这该死的又要拿身份压他了,可是没办法,对方怎么说也是个副队长,他却是什么也不是啊。

    “诅咒你小**腐烂,一有好事窜的比谁都快,一有危险就拿帽子压人。”狠狠低骂一声,那警察才哭丧着脸,颤颤巍巍的上前,走向两个依旧瘫在那里一动不动,浑身被劈的焦黑无比的家伙。

    ……………………

    第二天清晨,和美的阳光从天洒落。

    西湖明珠酒店,踏步从电梯里走出,周明落信步走向餐厅,刚一进来就有服务生笑着上前招呼,“周先生,还是老样子么?”

    “恩。”小周笑着点点头,等那边退去后,他也只是才走出一步蓦地就身子一顿,诧异的看向前方十多米外一张餐桌,餐桌上正有一个唐装老者手拿筷子,夹着一个小笼包放到了嘴边。

    见周明落诧异的看去,唐装老者才笑着点头示意。

    “呵~”周明落也再次一笑,踏步走了过去才开口道,“老先生,我可以坐下么?”

    张道陵?并不知道昨晚自己走后发生的事,所以突然发现张道陵在这里,周明落真是很意外,前阵子自己还想找他呢,只是不知道去哪找,没想到对方竟然又诡异的出现了。

    张道陵上次送他的那副百名贴,可是很让小周激动和欣喜的。

    也当然,就算从老尸王口中得知这位就是道教的教祖,他也不好直说,只能委婉的说一声老先生了,上一次自己带着张道陵的东西出现在老僵尸那里,老尸王当场大怒,差点就想直接过来找张道陵拼命,好不容易看在自己面子上,那边也不想让他难做,才压下了这火气呢,说是等以后张道陵自己找死去了港岛被他撞到,他再下手。

    现在若是他开口就喊出张道陵的名字,恐怕那边也会生疑的,万一被他发现蛛丝马迹,也去找老尸王拼命,这可真是周明落很不乐意看到的。

    “请坐。”随着周明落的话,张道陵却是笑着起身,示意了一下,等周明落笑了一下低头落座,刚一坐下周明落就又一怔,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原因很简单,在他坐下后一眨眼的功夫里,张道陵的盘碗一侧,竟然多出了两个盒子,还是和上次那副百名贴一样的盒子,长长的仿佛装载着卷起来的书画一样。

    他当然知道在自己坐下之前,那里并没有这样的盒子。

    见周明落诧异的看向那两个盒子,张道陵才哈哈一笑,“怎么样,上次的礼物还满意吧。”

    “满意,很满意,真没想到你会送我那么贵重的东西,呵呵,你这次来不会还是想再送我一个善缘的吧?”由不得周明落不古怪,上一次莫名其妙得到张道陵的馈赠,送自己一个那么珍贵无比的百名贴,囊括了从三国开始到明代整整一年多年间所有书法大家的亲笔签名,这样的东西,珍贵性毋庸置疑。

    而那边却只说是送自己一个善缘。

    送完就消失了,却没想到这次对方诡异的出现,竟然又带来了两个这样的盒子?这张教祖,就算对自己感觉好,觉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