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我像是开玩笑么?

    “全国典型,好一个全国典型!咱们老许家那么大力气培养出来的一个大才,就这么废了!”

    宽敞的客房,一名气质儒雅深沉的中年男子猛的吸了一口烟,而后就把只抽了一口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嘭的一下在玻璃桌上砸了一拳,原本儒雅有度的英俊面孔,在这一刻也有些阴沉愤怒。

    说了这句话中年男子才又蓦地起身,整了下衣领深吸一口气,对着右侧一个美妇道,“我去找他!”

    那美妇原本平静从容的优雅姿态才也微微一变,而后在眼中露出一丝狐疑,略微皱着黛眉道,“现在?你去找他做什么?”

    “把玉牌要回来,现在他都已经是咱们的大敌了,东西还能留在他那里?哼,一开始我就不同意把东西一直放在他那里,现在好了,拿着咱们老许家那么贵重的东西却做出这样的事,简直不知死活。”中年再次冷哼一声,满脸愤慨。

    冷哼之后他就踏步走向门外,但美妇却轻淡从容的开口,“等等再说。”

    “还等什么?”中年男子一顿,脸上闪出一丝不满,但还是止住了步子,不过却直直看着对方,似乎若那边不给他一个解释他就会很不爽。

    “等爸的电话。”美妇轻飘飘一句话中年顿时又一怔,很快就熄了所有怒气,重新坐了回去,虽然没了愤怒不过他还是略带一丝不快的道,“这件事还要爸同意?咱们直接去要不就行了,那本就是咱们的东西。”

    说完之后他又不爽的道,“都是采文那丫头,怎么就把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他?就算是典当也不该给这么一个家伙,就是一个暴发户仗着运气好,现在连我们都敢下手!”

    看着对方貌似发牢骚一样的声音,以及话语中那浓浓的不屑,美妇却是淡淡一笑并没说话,只是优雅的伸出雪白的手掌端起身侧的茶杯抿了一口,眼神中却也有一丝异色在跳跃。

    美妇容貌极美,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不过看上去却保养得像是三十出头一样,端庄秀丽中带着一股华贵之气,眼眉之间更是和许采文有着三四分相似,而她也正是许采文的母亲方络悦,坐在一侧沙发上的,无疑也就是许采文的父亲许思平。

    方络悦和许思平其实也算是体制内的人,不过两人一个是在国企一个是在银行系统。

    这次放下一切从京城赶来自然是因为在断了女儿的一切经济来源后,原本以为小姑娘很快就会妥协,却没想到那边竟然胆大的把许老爷子盘玩了十几年的玉牌典当出去都不愿意回去。

    这表现出来的决心实在太夸张,两人才不得不赶来说教,却没想到一来就和许静宸大吵了一架,无功无果。

    虽然在许采文头上是碰了钉子,暂时拿不下,不过一开始许思安却是打算去找周明落要回玉牌的,就算他知道这个周明落不是一般人,但也并没把他放在心上,毕竟这可是正宗的老许家长孙,一出生就是享尽荣华,而且到现在自己亲老子也是副国级大员,老爷子同样身体康健,许思安这一辈子就没经历过什么磨难,更一向眼高于顶,早年的时候也是个很会玩的人,也算得上一个小纨绔,只是年纪大了才收敛起来而已。

    那只是问一个暴发户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还不是想去就去,哪里需要一点顾忌?

    的确,不管是许思安还是方络悦都不是第一次听到周明落的名字。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新川定水带展览,他对这个人的点评只有一句话,狗屎运。

    第二次听到这名字是游老在某市差点遇险,当时周明落在场,不过他却只是笑笑,又一句狗屎运,游老喜欢古玩他知道,有了定水带那能和游老扯上关系,不值得奇怪。

    等到第三次就是黄老爷子病危,结果竟然也是那个小子出手,这才让他多少震惊了,不过后来听说那小子是有一套续命针灸,而且这针灸能不能对人起作用还要看各人体质,体质合适才能发挥大作用,体质不合也可能没一点用,这才让他释然,对此点评一个狗屎运的医生而已,招之则来挥之即去,没必要在意。

    老许家真要用到他的时候,那小子还敢摆架子不成?小周多了这个能力,也只是让他多少觉得对方有点用而已。

    再有就是这次展览了,当时得知又是那个小子得了几把不亚于定水带的神物,许思安的点评也终于有了变化,不过却是从狗屎运变成了暴发户。

    那个周明落无非就是靠着狗血的运气得到宝物和续命针法和诸多大人物联系在一起而已。让黄家绕在他身边,让领袖都因为这个欠他一个人情。

    虽然这个暴发户经过多次时间,身边联系起来的能量都足以让普通人仰望惊叹,比如黄家,比如领袖,比如中合省朱书记,游老总理,再比如卢省长……这一大圈能量实在惊人,可这种能量并不牢靠。

    就是人情来往和利益驱使,以他老许家长孙的身份地位哪里会看在眼里,就算他也不得不重视那样的力量,但打心底他还是看不起这个暴发户的,甚至还有些妒忌这厮的运气。

    所以得知许采文把玉牌典当给了这家伙,他一样是想去要就去要,哪里需要重视?

    他不只是没把周明落放在眼里,甚至打心底不爽姓周的,他看好的女婿女儿不答应就算了,你一个外人也做帮凶,不是活腻了?

    没放在眼里的小人物被他不爽了,当时他真打算直接去找周明落,果断拿回玉牌再收拾对方一通出气呢,谁想到这竟被自己的妻子拦下了,那边说他们不适合出面,要回玉牌还是等说服了女儿后让女儿自己去要。

    这无疑让他不太爽,不过在这个家里他最怕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许老爷子,二就是老婆,三才是他老子,老婆发话他也没办法,只能压下这口气了。

    谁想到这才多久功夫,自己在女儿那边次次吃瘪也就算了,到现在都没能说服她同意和吴献的亲事,那边自己妹妹还天天和他吵,一转眼自己家里一个得力干将又被小周整得前途大丧,这可就是结了大仇啊。

    今晚刚看了那全国典型的通报后,直接就让他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和王省长私交极好,哪能咽下这口气?

    现在他就想找到周明落,狠狠羞辱那边一通才能解气,反正经过王省长这件事,领袖欠某个暴发户的人情也还光了,不止是领袖,朱书记和卢省长等人欠那姓周的人情可也还光了。

    就算他救了黄老爷子一命让黄家还站在他身边,但他同样没有顾忌,老许家本就比老黄家强,他也只是打算言语上羞辱一下周明落,要回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这需要什么顾忌??

    所以他实在不明白,自己这老婆怎么这种小事还要问一下他老子?太小题大做了吧。

    不过就算不明白,疑惑,他也最多小小表示一下置疑而已,这辈子他最怕的三个人,一下子牵扯两个,还能怎么办?

    也是在许思安疑惑中,那边方络悦却依旧一脸平静,只是静静笑着喝茶,直到一阵手机铃声蓦地在室内响起,方络悦才从容的拿起手机接听,“爸,……”

    许思安顿时身子一绷,不再多言,静静看着那边打电话,等看着方络悦聊了几句后收起手机,他才又疑惑的看去。

    而方络悦才轻笑着起身,看了他一眼,“走吧。”

    “去找周明落?”许思安至今有些不明白,这样的小事真不需要经过他老子同意才行吧。

    但方络悦却点点头没有多说,依旧笑的从容淡然,许思安也只能收敛情绪跟了上去,走出两步快要到门口的时候,方络悦才微笑着转头看来,“到了地方你态度好点,不要乱摆你的大少爷架子,我们这次去不是问他要玉牌,而是看他有没有和采文在一起的意思。”

    “什么?!!”一句话,许思安当场身子一颤,口中也是蓦地惊叫一声,仿佛听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充满震惊的看向方络悦,开玩笑吧,可是这玩意开的也太大了太夸张了吧。

    的确是开玩笑。

    周明落第一次和老许家交集是帮着许采文抗婚,第二次和老许家交集,却是一下子斩断了老许家一条臂膀,这都是大仇人了,他们不马上报复也就算了,怎么可能去问他有没有和许采文在一起的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要招他做女婿??

    这不是开国际玩笑么,本来就是姓周的充满了不屑甚至是愤怒,恨不得好好收拾对方一通外加羞辱才好出了他心下那口恶气,可是现在,他竟是要和夫人一起去看对方有没有做老许家女婿的意思?

    这一点不好笑,甚至让许思安猛的都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刹那间脸色大变,许思安深吸了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