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满心的纠结

    一个小时后,蓬莱居甲子号包房里,爽朗的笑声不住泛响,彰显着餐宴之人明快的心情。"" 无/弹窗广/告 全文字txt下载

    “原来周先生喜欢古玩,我才知道呢,早知道下午就该让小韩把东西送过来,哪有让周先生一直等着的道理。”

    “是啊,不过说来也巧了,周先生看上的东西竟然被那老小子当道具买了回去,真是便宜了这厮,能被周先生看上的,肯定是好东西啊。”

    …………

    眼下的包房里就是四个人,周明落、唐馨、张育成以及钟元。

    他们过来的时候,其实也距离吃饭时间不太远了,四人在这里休息一会,喝点茶水聊聊天,这时间也过的很快。

    甚至那边韩导演已经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说是马上到,不止是人到场,更是带着周明落所需的九州鼎一起过来。

    韩导演的电话是打在了唐馨手里,因为下午时某人的乱摆架子,他也根本不好意思去问周明落,打给唐馨,也就是从侧面去打听周明落看上了哪个道具。

    唐馨开口,周明落本是要自己去拿,不过那边却连连推脱,说是来的时候把东西带来就行。

    接下去,周明落就把自己手机里存储的九州鼎照片用彩信发了过去。

    也是因为谈起了这件事,那边张育成和钟元才恍然大悟,周先生过来是办事啊。可不是,他们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呢,之前的聊天谁敢随便问周明落为什么来这里?

    小周不说,他们也不会不识趣。

    “最近国内收藏热也算是到了高峰期,尤其是新川那次定水带展览,还有前阵子中合省的圣剑、神剑等展出,搞得我们这些人都开始眼热了。”张育成再次开口,笑眯眯的看了周明落一眼,知道周先生一个爱好,可也是个不错的消息呢。

    说话里,包房门外蓦地响起一阵敲门声,钟元这才马上起身,“可能是老韩来了,呵,他倒也不慢。”

    踏步走向包房门口,等打开门以后钟元也马上眼前一亮,“呵,好大一个鼎!”

    门外,正是一脸微笑的韩导演,以及一个蓬莱居的服务生抱着一个青铜鼎,赞叹了一声后,钟元马上让路,让服务生抱着青铜鼎走了进来。..com // 《》广告 全文字txt下载

    “韩导,谢了。”几乎是同时,周明落也笑着起身走向韩度,这一次,韩导演面对周明落主动递过来的手当然不可能视而不见了,而是马上也弯腰灿笑,“让周先生看笑话了,下午是韩某有眼无珠,怠慢的地方,希望周先生别见怪。这个青铜鼎,就当是我送给您赔罪之礼,您一定要收下。”

    “别这么说。”晃荡了几下周明落收回手,却也接话道,“下午的事过去就不要提了,这个鼎,我也不能白要,如果你愿意出售,我买了就行。”

    “别,您可别提买字,不然我……”韩度一听倒是急了,而周明落却再次失笑,笑着道,“韩导知不知道这鼎的来历?”

    “恩?”韩度一愣,那边唐馨却笑着道,“周先生,你这也算问对人了,我们韩导演在这方面也是很精通的,我们剧组的道具,都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务求逼真,基本里面的道具也都是真正的古董,哪怕不太名贵,也是货真价实。”

    “不敢当。”韩导演再次摆手,而后才笑着道,“看年代,这应该是夏朝的一件青铜器,上面的铭文更是一副地图,我查了一下,地图的样子倒是和古雍州图有些相似,但也不敢肯定,传说中大禹王建立夏朝,倒是九分天下,铸造了九鼎,第一次奠定了疆土区域,每个鼎身上都绘刻着一州山川地貌,以及各种奇珍鸟兽等等。要不是这个鼎只有山川地貌图,我恐怕都会误以为这就是雍州鼎呢,不过它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夏朝鼎器,也可能是夏朝后期,有人刻意模仿的雍州鼎所作。”

    这一番话语,倒也多少显示出了韩导演一定的古玩功底,听的周明落也微微意动,微笑不语。

    下方的可不就是雍州鼎么,不过这个雍州鼎其实也有些破损,破损程度不是很大,要比之前从王倩那里得来的梁州鼎好了许多,不过零星的破损,似乎也割断了雍州鼎上那神乎其技的技艺。

    “大禹铸九鼎?雍州鼎?呵……就算是个赝品,也是好东西啊,怪不得能入周先生法眼。”那边钟元、张育成、唐馨也踏步上前,全都兴致勃勃的看向了青铜鼎。

    “是啊,这就算是模仿之作,也绝对是精品青铜器,不过此物也要落入懂它的人手里才算物尽其用,周先生,你就不要推脱了,真要谈钱的话,以后说出去我可就没脸见人了。”韩导演再次开口,一脸的真诚,更很快瞥了唐馨一眼,目露求助之色。

    “嘿,周先生,既然韩导如此有诚意,你就收下吧,可千万别再体买字了。”唐馨也笑着开口,韩导演这忙,她也不能不帮。

    “周先生,既然老韩一片诚意,你就收下吧,不然他恐怕晚上回去也睡不着的。”见唐馨加入战团,钟元也呵呵一笑,同样开口帮了一腔。

    就连张育成也笑着说劝了几句,有机会的话,帮忙送给小周一份礼物,也是好事啊。

    不过面对几人的劝说周明落却再次笑了,只是笑着摇摇头,“韩导,你刚才说的这鼎的来历,其实还有些差错。”

    “恩?”韩度这才一怔,狐疑的看去,难道他看走眼了?这不是夏朝的鼎器?

    “这东西可不是像雍州鼎,而就是大禹王所铸九鼎之一,正宗的雍州鼎。”周明落这才解开了话题,这一次他依旧是明买明卖,没想过占便宜什么的心思。

    那也是废话,到了如今他的身份地位,要是还天天想着占别人一点小便宜什么的,就有些扯淡了。

    他不会管韩导演是在哪买来的,也不会管对方花多少钱买来的,捡了多大的漏,总之眼下这鼎是那边的,他就不会沾对方这点小便宜。

    眼下的雍州鼎比上次的梁州鼎保存要好,价格肯定也会贵些,不过那依旧是小问题,几十亿,对他说也不过是寻常人眼中的几块十几块罢了。

    “啊~”

    一句话,本还在劝着要把这鼎送给小周,白送过去,千万别谈钱什么的几人全都一惊,当场傻了。

    开玩笑吧,这就是真正的梁州鼎?大禹王九分天下的九鼎之一?那,那不是传说中的神物么,怎么可能就是眼下这个?

    “我之前已经搜集到了几个,豫州鼎、扬州鼎,根据样式、做工等多方面来判断,这就是真正的九鼎之一,虽然有些破损,导致它一些神奇之处可能显现不出来,不过依旧是重宝,价值应该在三四十亿人民币左右。”周明落则是看了几人一眼,蹲下身子细细摩挲雍州鼎,一脸的欣喜。

    不过小周心下也有一丝促狭感,自己已经说明了它的身份,价值三四十亿左右,难不成韩导还能有那么大魄力,非要坚持着白送给自己?

    和这丝促狭一起升起的,也的确是韩导演等人纷纷呆滞,无语的反应。

    难道这些都是真的?不是周明落在胡说?但想一下周明落真没必要骗他们。

    周明落是谁啊?身份地位足以和领导人不相上下的大佬,闲的蛋疼了和他们开这种玩笑?既然对方敢这么说,恐怕这的确是事实了。

    一瞬间,本是在劝说的张育成和钟元同时身子一颤,急急顿了下去,激动无比的开始观赏雍州鼎。

    “真的是九鼎之一?传说中的定国神器?嘶……”

    “周先生敢这么说,就肯定不会有假,之前定水带、湛泸剑那些神物,咱们都没机会多看,这次可是大饱眼福了。”

    ……

    蹲下去后张司长和钟老板都是两眼放光,虽然他们之前也劝说着让韩导白送这东西了,不过那毕竟只是劝说,扔一边不理会就是了。

    还是抓紧时间观摩一下这定国神器为好。

    就是唐馨也是同样的心思,蹲下身子就也伸手去摸索青铜鼎,这可是定国神器啊,大禹王划分天下的见证,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的奠基之物,意义简直无法形容,有这样的机会去好好观玩,不看就真可惜了。

    就只有韩导演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周明落没必要骗他,甚至在来之前他已经偷偷打电话问询过钟老板,从对方口中多少得知了周明落的底细,知道这位是多么惊人的大佬,所以他才会虔诚而卑微的一力要把眼下的东西送给小周。

    可现在等周明落揭晓答案之后,却愕然发现这鼎竟然是传授中的定国神器,价值几十亿……这还要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