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终于从机场起飞。

    从最初起飞的轻微晃动后,客机就很快平稳在高空中飞翔,头等舱里乘客们也渐渐恢复了平静,虽说在起飞前的波澜足够惊人,不过那毕竟结束了。

    虽说起飞后,一样还有不少人时而把视线放在许采文、周明落以及那个小胡子身上,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见到三人都是平静坐在各自的座位一动不动,所以众人的视线倒也逐渐转移了,转到了那个平白得了两块极品名表的空姐身上。

    谁都看得出,小胡子只是拉不下脸去捡被周明落丢掉的东西,才说出把东西送给空姐的话,但不论如何,那一个空姐白得了价值六百多万人民币的名表,足够让无数人羡慕妒忌的抓狂。

    “我要是有她的运气多好,只是弯腰捡了下,就捡了六百多万,操。”

    “嘿,我看未必,那个小胡子看起来蛮阴险的,说话口音也不像咱们华人,估计是日本人,等到了东京没人的时候,谁知道他会不会把东西要回去?”

    “说的也是,那个空姐是福是祸,未必。哪有这么便宜的事,那小子只是不想太丢脸,没人的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头等舱里偶尔泛起零星的话语,话题也大多都是围绕着那空姐和两块名表,虽说有人是在**裸的妒忌和羡慕,但也有人乐呵呵一笑,明显想的更多。

    就连那空姐似乎也从最初的惊喜中冷静下来,或许想到了什么,一路上都不时在小胡子那里转悠、服务,笑的甜腻惊人。

    当平平静静飞出三十多分钟后,原本平整的机舱突然猛地一下抖颤,而后直直让头等舱里各做各事的游客们纷纷一颤,有的甚至身子都差点被甩起来,那个还在服务小胡子的空姐也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

    不少人都猛的一呆·而后瞬间脸色大变。

    不过还不等有人疑惑,机舱里很快就传来一道柔和悦耳的平淡声线,说是飞机遇到气流,不过已经过去·请大家放心之类。

    “果然是气流,飞机出事率是很低的,大家不用担心,我坐了几十次飞机,几乎次次都有遇到气流的时候,只是没有很少有刚才那么明显的。”

    一道爽朗的话音也马上在乘客中泛起,这倒是事实·经常坐飞机的遇到气流颠簸太正常了,有时候颠簸个一路都很正常。

    但通常气流是很难造成真正的事故的,只要系好安全带,颠一点无所谓的。

    所以刚才的抖动虽然猛烈,不过头等舱里也不是所有人都吓得面容失色,仍然有部分人表现的很平淡,似乎这种情况很常见。

    “你很少坐飞机吧,没事·气流很常见。”原本一直在抓着一份杂志阅《》了眼身侧的许采文,才也无奈的开口。

    刚才的抖动,对于很少坐飞机的人来说的确很吓人的·毕竟这是在高空之上,突然间身子不由自主被甩出去,要不是安全带束缚,恐怕真的可以把人甩飞,那种冲击比地震时面对的晃荡都更可怕。

    尤其这还是高空之上,真要出什么事普通人绝对有死无生,所以许采文被甩了一下,虽然有安全带把她紧紧束缚在座位上,但小妹子还是吓得脸色一片凄白,双手猛地抓在扶手上·一道道细细的青筋都在手背上浮现。

    不过随着周明落的话,许采文倒是蓦地一顿,原本恐慌无比的神色马上就平复了下去,甚至身体也放松了,而后只是哀怨的瞅了周明落一眼,没有说话。

    “咳·要不到了东京,我让人把你送回去?”既然开了口,周明落也只能无奈继续小声说话,许采文却依旧是哀怨的看着周明落没说话。

    好吧,他原本是想缓解对方的紧张,结果小妹子的目光实在让他都不自然了,只能无奈摇摇头。

    也几乎是同时,恢复平稳没多久的飞机唰的一下都抖了起来,当场让机舱里不少人都猛的发出一声尖叫。

    许采文同样尖叫一声,一把抓住周明落的手腕,在身体甩动中那只手都狠狠掐在了周明落手腕上,要不是小周皮肤够硬朗,恐怕得被掐出深深的瘀痕来。

    不过周明落也没说话,在高空上遇到气流冲击,真的太常见了。

    虽然不是说每次飞行都会一路颠簸,但一次飞行,颠簸个一两次几乎是毫无意外的,区别只是颠簸程度大小而已。

    这就像是你在大都市开汽车遇到红灯一样正常自然。

    周明落对这是常客,毫不在意,甚至机舱里也的确有那么一部分人同样无所谓的态度,但许采文看上来似乎很少经历这样的阵仗,他这时候倒也不好意思甩开那只手。

    等飞机恢复平静,机舱里无疑再次泛起了空姐淡定沉稳的安慰话音

    “抓疼你了吧。”随着那安慰的话音,许采文才也逐渐平复下来,而后看了眼被自己紧紧抓着的周明落的手,才心疼的道。

    “没事。”周明落笑笑。

    但小妹子却拉着周明落的手就放在了眼前,看着上面的确是一点於痕都有没有,小妹子眼中明显闪过一丝狐疑,她也留了一些指甲,刚才那么用力的抓下,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反应?

    “好了,没事了。”周明落却多少有些不自然,被小妹子拉着手放在眼前,能时刻感受到从对方樱唇内泛出的热气轻微吹打在手心,那种感觉,可有些撩人。

    “哦。”许采文这才应了一声,本想把手放回去,却没想到机身再次一抖,吓得小姑娘也马上低叫一声,不止没有松开周明落的手,甚至另一只手也抓了上去,直接把那条臂膀抱在了怀里,紧紧压在了胸前。

    这一次,机身的抖动并不大,远比前两次轻微的多,就是普通人也只是会觉得身子微晃而已,就像是坐在公交车上随着转弯微晃一下一样,但刚才两次幅度太大,可也吓得许采文成了惊弓之鸟,哪怕这次她身子晃动不大,还是死死抱着周明落的手压在身前,只是满脸的恐慌。

    但周明落却不淡定了,清晰感受到自己的手臂被压在一团柔润的丰挺上,甚至能感觉到一抹柔软中的凸起,小周差点喷鼻血,小姑娘没穿内衣?不对,穿是穿了,不过不知道小姑娘的内衣是何种材料,简直薄软的惊人。

    还有就是别看许采文今天上身是一条稍显宽大的上衣,把上身的美好身材遮掩了起来,但已经看了几次的小周却清晰知道,许采文身材不错的,上面至少是c虽然不是大的很夸张,可也是很引人垂涎的。

    差点喷血中,许采文却也脸色一红,很快就松开了周明落的手臂,她似乎也从慌乱中苏醒,察觉到了什么,一张脸瞬间就轰的犹如血布,更很快转过头看向窗外。

    “擦······要是我坐在那里,现在那就是我的机会了。这个死光头……”那边的暧昧,却没有逃过一双一直盯着看去的眼睛,后面几步外的座位上,某个小胡子死死盯着一只刚从许采文胸前移开的手臂,眼中的羡慕妒忌之色,简直要让人疯狂。

    原来这是一个根本没怎么坐过飞机的大美女啊。

    遇到这样的状况,一旦气流袭来,对方绝对会慌张害怕到极限,这个时候不管谁坐在她身边,都会成为小姑娘慌乱中最大的依靠,不说占不占便宜什么的,只是能在那种时候给对方安心宁静的依靠,就能火速拉近彼此间的关系。

    看着小姑娘一次次抓住周明落的手,明显把死光头当成了她的依靠,小胡子何止是一个妒忌可以形容?他的妒忌和愤懑已经可以杀人了。

    他真恨不得现在就是在东京,然后把这个死光头整的欲仙欲仙,才好出了心下这口恶气啊。

    就在无比的抓狂中,飞机再次一颠,幅度依旧不大,也就是类似于公交车刹车时所能带来的晃动一样程度,可在小胡子目恣欲裂的注视下,却直直见到许采文再次猛的抓起周明落的手臂,看的小胡子心都碎了。

    尼玛啊,尼玛,这样好的机会,为什么不是他坐在对方身边呢?

    再看下去,他真的会气的吐血的,可不看他又舍不得,毕竟许采文实在太美了,美的让他不想让自己的视线移开哪怕片刻。

    更让小胡子气的吐血的是,这一次,许采文在抓起周明落的手之后,竟然再也没有松开,哪怕飞机已经又很快恢复了平稳,可两人的手却就那么直直抓在了一起。

    他看得出,那边原本应该是认识的,不过以两人最初的姿态看去,也似乎并不太熟,可竟然只是简单的颠簸几次就火速拉近了距离,真是让人羡慕妒忌很的想自杀啊。

    “该死的飞机,就不能少颠几次?白白便宜那个死光头。”万分的无奈下,小胡子都开始诅咒起了这飞机,可惜,他的诅咒不止没能生效,反而起了反作用,接下去半个小时, >><center>(本章未完......)

    ()

    <div class="bd"><script>style_bm();</script>

章节目录

符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曾经拥有的方向感并收藏符宝最新章节